chuyibo

哟呵

落英

柒書:

短短篇 好久不写凯源惹 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反正我开心就行啦(兴奋




《落英》




王俊凯的乐队第一次办演唱会的时候,只请了一个嘉宾,是隔壁搞民谣的王源。


消息一出粉圈哗然。


面对铺天盖地的“这人谁啊”,从来不在乎粉丝感受的王俊凯同学特地发了一条微博,寥寥140字,前122字都在述说不同风格音乐碰撞的魅力,最后18个字说明真正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


“我和王源认识很久,约定给彼此做首演嘉宾。”


然后一锤定音,没留任何反驳余地。


王源十分钟后回复:可以,这很摇滚。


凯哥点了个赞。


 


>前情<


 


众所周知,王俊凯自打出道起就颇有种“天是老大我是老二我们摇滚人眼里没有对手”的傲娇,首演时当众说他自己最酷让许多粉丝从此死心塌地——这年头盲目尬人设的偶像太多,有实力有态度的歌手就少了。


何况王俊凯台上台下反差巨大,是个进可拿吉他释放荷尔蒙、退可戴猫耳扮可爱的复杂混合体。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圈了这么多粉,还挺高兴大家欣赏他的才华。


王俊凯刚出道时,其实没想过做band这条路。公司给他的规划是能唱会跳的偶像,他勤勤恳恳练习整三年,又是压腿又是学声乐,平时出门都不忘凹个造型,拿镜子看自己哪边脸好看,完成了偶像的基本修养。




然而天意弄人,即将出道时,王俊凯猛然间看过一次枪花的演唱会录影带。


那年他十八,正是一生中最骄傲叛逆的年纪,天生不肯被囿于摆造型引起一阵尖叫,更不愿投身流水线产业里做一个无辜又标准化的脸谱。王俊凯缺一个点拨,他满怀激动地看完那场演唱会,一抹眼睛,竟热泪盈眶。


第二天他去找了公司的负责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抱着吉他不撒手,非要把木吉他改成电吉他。负责人拗不过,挥挥手让他滚,然后到高层办公室打报告了。




所幸公司还算人性化,巧合的是预备出道的的确有一支乐队,差个吉他手。王俊凯乐颠颠地跑去他们训练室,年纪相仿的少年都还没完全长大,互相打闹一下午便混熟。年纪最大的是主唱,晚上非要请他们喝酒。


要不怎么说王俊凯运气好,主唱大哥那晚和他们畅谈人生,得了众小的们一致追捧,他喝了酒回家,过于兴奋,摇滚人的热血沸腾起来,死活要去英国追求梦想。第二天一早就嚷着解约,手续办完他潇洒地飞走了。




于是乐队没了主唱,群龙无首,乱成一团。


再然后……王俊凯就变成了主唱兼队长,其他人心服口服。


所以这是命运啊你不能抗拒。


 




再说王源,他和王俊凯的路子不一样。


虽然从前相识,只是中学时代的前后桌,下课一起挤过小卖部,关系固然好,但还没到非得分享每一点少年情愫的程度。后来毕业,王俊凯一边读书一边在公司训练,而王源潜心学乐理,走的艺术生的路。


王源很会弹钢琴,从小就练,他并非富二代,但一坐到琴凳上便有种贵公子的淡然。王俊凯从其他同学那里辗转听过许多,王源弹钢琴拿了奖,王源在学乐理,王源会作曲……


他拿着吉他去同学聚会,这才算重新见到王源。




彼时他已经出道,人气一路走高,而王源考取了音乐学院,专心学作曲。他们像两条河淌到了一处,原本泾渭分明,但本质都是相同的。


那个KTV的包厢太昏暗,其他同学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和对感情的追思,一首首地唱曾经的校园流行歌。王俊凯鬼祟地蹭到王源旁边,他问了很多问题,比如音乐学院和表演系有什么区别啦,你现在学作曲吗,写的曲子能给我看看吗。


灯光转瞬即逝,从王源侧脸像水一般地流淌,他看见王源很亮的眼睛,星星似的眨了眨,然后冲他笑得很温和:“行啊,改天给你听。”


王俊凯鬼迷心窍,留了王源的号码。




他们两个在包厢的角落聊了一晚上人生和音乐,相见恨晚,唯恐时间太快,默契地同意之前几年同窗实在不够了解彼此。王源顺嘴一提他开始研究弦乐,对吉他很有兴趣,王俊凯掂了掂手中的吉他,递过去。


对上王源讶异的眼神,他自然地说:“我出道就换过吉他啦,这个送你。”


拨片还是新换的,王源犹豫了一下拿过来,跟他说了谢谢。他抬起头,王俊凯那双桃花眼里有什么不一样的情愫在生长,在茂盛,像一棵树似的生机勃勃起来。




同学聚会散场后已经凌晨,王俊凯刚出道,不怕被偶遇。他和背着吉他的王源顺街道一路走下去,偶尔马路上驶过一辆车,风声便突然剧烈,从耳边呼呼地吹过,树叶被带着颤抖,发出奇妙的响声,节奏明快。


王俊凯看他们被路灯拉得长长的影子,在下一辆车即将开来时,两人笼罩在远光灯中,他伸出手搂住王源的肩膀,把他拉到了自己的右边。


接着又起了风声,王俊凯听到王源的笑,说:“你一定很会照顾人。”


他想反驳其实真的没有,顺手而已。但仿佛被王源误会让王俊凯不太想解释,他点了下头,揉了揉鼻子,羞涩地一笑。




他们都喝了酒,王俊凯吹过风脑子就不太清醒了。他送王源回到住的小区门口,没来由地想留点联系给他们下次见面,免得没有理由会尴尬。


他说:“嗯……我已经正式出道了。”


王源说:“知道啊,你开演唱会的时候我会去看的。”


王俊凯突然灵光一闪:“你给我当嘉宾好吗?”


王源开朗地笑出了声音,他在王俊凯胸口轻轻捶了一把,礼貌却亲昵:“只要你不怕live的质量,我们一言为定。”




凌晨安静,夜凉如水,夏天正在悄悄地拉开最炎热的帷幕。王俊凯目送王源单薄的身影挎着他的吉他走远,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都无法回神。


后来说不清道不明地,他有了第一个纹身,在手臂内侧,写着“alive for young and hope”。漂亮的花体字很有个性,队员们见到后赞扬他太酷,王俊凯毫不谦虚地接受所有赞扬,然后默默地拍照发微博。


所有的评论里他紧盯一条,王源那个号还没有认证,飘荡来一句“哇大哥你太棒了”。




一年后,王源有了个得到认证的新微博。他就读期间被星探发掘,在另一家经纪公司出道,情商高,谈吐得体,钢琴王子的形象不过两三月就深入人心。


有心人发现,王源的新账号第一个关注就是王俊凯。


 




>黑鸟<


 


鲜为人知,王俊凯的乐队成员私底下管王源叫源哥,偶尔开玩笑起来会带点调侃,喊出口的源哥就变成了“大嫂”。


键盘手对第一次听到这称呼就炸毛的王源解释说这是他们对王俊凯的尊重,贝斯手说键盘你说话小心点大哥等下不开心了直接炒掉你让大嫂来弹琴。于是键盘手闭嘴,缩到一边瑟瑟发抖,唯恐王俊凯龙颜大怒。




但王俊凯对此挺受用的,只是王源在,他不敢表现出来——毕竟连他在大家面前都要叫一句源哥,某人的小暴脾气闹起来比摇滚人还酷。


王源展现在公众面前的性格永远温柔理智,说话不卑不亢,什么场合都能很好应对,而且因为自己作曲,总有种略带忧郁的文艺青年气质。王俊凯私下说粉丝都被迷惑了,他明明是只会咬人的兔子……


话音刚落就被兔子一口咬在嘴唇上,亲得再也没有造谣的力气。




他和王源混熟,是在送吉他的两个月后。


王源当真送来一首歌请他过目,王俊凯开开心心地弹过一遍,问他有没有填词。王源摇头,王俊凯大手一挥:“那我给你填吧,这首歌我好喜欢。”


那时王源笑得眼睛都弯了:“第一首成品,你倒是开口要得快,你喜欢那就给你咯。”




尾音像棉花糖一样,轻飘飘且甜蜜蜜,从耳朵一路萦绕,占据了五官,被王俊凯放在舌尖上恋恋不舍地含住,生怕漏掉了一丝。他作势低头看谱,却听见自己心跳没出息地越来越快,拿着五线谱的手指发抖,是不怎么高明的伪装。


王源看出来,说:“这么激动?不用谢,请我吃一餐小龙虾就行,我喜欢蒜香的。”


小龙虾,啤酒,和夏天。两个小时下来,王俊凯和王源俨然友谊又升华了一个层次,变得能肆无忌惮摸彼此的头发,趁着微薄的醉意幼稚地比身高。




混熟了王俊凯才发现,王源根本就不是别人想的那样。他有两副面孔,平日是乖巧可爱的小天使,在熟人面前会露出真实的十分之一,摇身一变成了虽然不爱闹腾、使坏却无人能及的小天蝎。


一字之别,差之千里。


而王俊凯惊恐地发现他说不出哪一面更可爱,因为他都很喜欢。


 




王俊凯守不住秘密,他憋了五天零四个小时,然后找到了乐队里和他最熟的贝斯手。此人嘴巴严,沉默寡言善于倾听,是个合格树洞。


他把少年情怀梳理一通,从头讲起,耗时整整一餐晚饭,把最后一口啤酒一饮而尽,觉得心情沧桑,应该来根烟才能抒发此刻的复杂——他要怎么证明自己突然就弯了,突然因为王源的一个笑容就爱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贝斯手凝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大哥,这是世界上最痛苦的单相思,帮不了你。”


王俊凯重重地酒杯一放:“我怎么就单相思,王源儿对我可好了!”


贝斯手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智障,轻叹口气,觉得此人沉浸在自由与逆行的精神世界太久,对罗曼蒂克一无所知,病入膏肓,药石罔顾。


王俊凯很不满意他的反应,咬牙切齿:“你给我等着。”




然后在对方的困惑中,王俊凯掏出手机,拨通了王源的电话。贝斯手反应过来想阻止已经来不及,王源的声音软软地从那边传来,还带着睡意:“……谁呀?”


王俊凯全身的血刷地一声涌到头顶,又咚地一声沉到脚心,他晕晕乎乎地在天地间走过一遭,忽地什么也不怕了。


“王源,我有话跟你说。”酒壮怂人胆,王俊凯视死如归,“我喜欢你,意外吗?”


那边回以无边的沉默,半晌,王源才说:“你喝醉了?”




这实在太尴尬了。贝斯手捂脸,脑内飞快地盘旋过大哥会不会告白失败杀我灭口我的保险多少钱银行卡密码要不还是先给我妈天哪我还年轻不想死,他绝望地想劝王俊凯几句,可正当这时,电话那边又迷迷糊糊地有了声音。


王源奇长的反射弧总算明白了他那句话的意思,不知想了些什么,说:“你说的喜欢,是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喜欢吗?”


王俊凯重重地“唔”了一声,他过于激动,几近丧失语言能力。




大排档的黄昏人来人往,叫卖声和聊天声沸反盈天,面前是茴香饺子与啤酒,身后老板正热火朝天地做一碗牛肉炒面。


王俊凯觉得他应该记住这个美丽的黄昏,王源对他说:“那不意外,要在一起吗?”




从此“王源儿”变成了“源儿”,又变成了“源哥”。王俊凯叫他来看自己排练,监督自己写曲,也跟着王源唱些诗和远方的小情怀。


王源搞的是民谣,他的那把吉他被王源拿上舞台。他的食指上套着王俊凯买来的一个金属戒指,很宽很man,与他细长匀称的手指搭配在一起,有种莫名的和谐,就像用唢呐吹梁祝,是高难度的好听。


那年冬天,王源写了一首新歌,王俊凯又填过词,他强行造句,说“一片羽毛落在了你的发梢,我看见春天回到了我的身旁”。




王源点评:颇有诗意,给你99分,扣一分防止骄傲自满。


这首歌叫《黑鸟》,后来入围了年度金曲。在副歌部分有激烈的鼓点和绚烂的电吉他,他应和着这些喷薄而出的情绪唱自由,唱年轻,也唱爱情——他的生命忽然找到了更重要的意义,王俊凯想,挺知足了。


 


 


>天青<


 


演唱会如期召开,顺利结束。


王源作为嘉宾并不被王俊凯的粉丝熟知,但他们把摇滚和民谣居然还能串烧在一起,赢得满堂彩,cut在微博上转发次数过万,上了热搜。


但热搜并不全是因为歌。


这天王俊凯穿的铆钉皮衣,马丁靴配破洞牛仔裤,内里却搭着一件白衬衣。他的领带毫无章法地系在修长脖颈上,头发染了一点蓝色,单脚踩在一把凳子上就着立麦唱歌。


他唱到一半,所有伴奏戛然而止,全场灯光熄灭。




停顿长达半分钟,在絮语和黑暗中,渐渐地响起了吉他声。


一束光从上往下笼罩住舞台侧边的人,他坐在高脚凳上,白衬衫领子挺括,整整齐齐,按吉他弦的食指带着一个夸张的戒指——是王源。


有低声讨论从观众席传来,接着就安静下去。听惯了激烈情绪的碰撞,忽然出现一抹清清淡淡的影子,调剂视觉与听觉,又令人耳目一新。


王源的歌和王俊凯不一样,却有着相同的灵魂,正如同他们本就一体。




他唱小桥流水的南方,唱儿时经过的大榕树和山城步道,旧街道下着小雨,他一转身就是好多年。全是自由,兼有怀念,王源的声音清亮中透着点沙,充满了记忆中最能勾人深思的思绪万千,将人逐渐引入他的世界。


然后风格一转,雾雨都散去,露出阳光熹微的清晨,后桌的男孩子坏笑着拿了你的铅笔不还,放课后却又邀约一起买奶茶和果汁。


王俊凯的声音在这时混进来。




他默默地站在了王源背后,电吉他空荡地挂在身上,并没有弹。王俊凯单手拿着话筒,另一只手撑着王源高脚凳,在他后腰上轻轻触碰。


逐渐有了鼓点,逐渐有了琴声,后来的故事越来越长,没有人愿意喊停。


最高峰来得突兀又顺理成章,王源放下了木吉他,坐在高脚凳上,目光深沉地一直凝视王俊凯。他的侧脸锐利,眉眼明亮,像一把刚出鞘的刀,有着雪的颜色。


节奏一转,忽然又变成了《黑鸟》。




“我看见春天,看见小猫,看见你盛满露水的笑。”王俊凯唱,“看见世界,看见天空,但全部都不如我一回头看见你,等在前往未来的路上。”


他情绪满溢,亟待发泄,在快要喘不过气的鼓点中,埋头吻住了王源。


 


大约因为王俊凯平时就有点天马行空,摇滚人总是比较不羁,这事后来竟没有任何人当真。王俊凯心有余悸,觉得这样才好,免得还得多此一举地找借口。


王源对此什么都没说,散场后他趴在王俊凯背上,和乐队成员一已打过招呼,浑不在意那个惊天一吻似的和王俊凯回到家。


“你还是生气吧。”王俊凯说,任由王源把腿架在自己腿上,“我心慌。”




王源说他不可理喻:“我为什么要生气,你这个人真奇怪,这件事不是很浪漫吗?多漂亮啊,你的首唱会,吻我——男朋友,敢做不敢当了?”


王俊凯把手中啃了一半的苹果按抛物线精准地扔进垃圾堆,反身把王源按在沙发上。虎牙咬住饱满的下唇,指尖被琴弦磨出的薄茧拨弄纤细的腰线,桃花眼渐渐迷离,唇舌交缠间有人抑制不住地笑了一下,随后被喘息淹没。


春光旖旎,春宵苦短……这是个美好的四月。




后来王俊凯还是做着自己的音乐,王源出着自己的专辑,只是他们明面上的互动多了些。他们没有火到一发不可收的地步,但人气稳固,路人缘甚广,偶尔遇到同行,还经常拿那个吻来调侃两人关系太铁了。


王俊凯什么也不好说,只好给他们一个谜之微笑。




再后来,有心人发现搞民谣的王源同学也多了个纹身,在右手手臂内侧,文的一行花哨英文,“alive for young and hope”——还挺酷。


只是,这行纹身,到底在哪看过来着?






END!

评论
热度(2362)

© chuyib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