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yibo

哟呵

暗恋(完)

长夏:

俗套的双向暗恋设定和常见的名字,两个小傻逼的暗恋故事。短篇完结





《听见》的未公开短篇之一。另一篇发货后我也就公开啦,先发一篇。这一篇我自己超级喜欢的。小甜饼系列。


 另外今晚七点链接就关了哦。没余本短期内不二刷也没有通贩厚,我还是比较希望大家预售就解决,后期也别另外收。错过了就错过了,反正书里每一个故事我都会发lof的。





·暗恋




锦花巷里一共住了十五户人家,户主大多都姓王,巷子里十多岁的小孩儿不多,但巷头巷尾那两户人家都有个十五六岁正在念高中的半大小子,打小一起闹,感情好得很。巷尾那小子虚长一岁,总是日日骑着车歪歪扭扭从巷子深处冲出来,再把车往墙上一靠,喊着住在巷头那儿的小孩儿名就往人家里冲。


“王源儿!你再不起来咱们今天就又要迟到了!”


王肃皱着眉啧声嫌弃王俊凯那身穿得邋里邋遢的校服,心道要不是从小看这小子长大,他怎么也不愿意让这一看就是混小子的跟自己家宝贝交朋友。


“我早起了!”王源急急忙忙往自己身上套衣服,刚穿了一半房间门就被王俊凯推开,气得他一把抓住床头的东西就往他头上扔,“你又不敲门进我房间!”


王俊凯伸手就接,谁成想定睛一看那傻逼居然把内裤给他扔了过来,连忙又给他甩回去:“内裤!”


王源一滞,撇过头哼了一声,大喇喇掀开被子把内裤往身上套:“你真是烦死了,明明才六点半,咱们不是七点上自习嘛,你骑车十五分钟就到学校,哪里会迟到啊。”


“你他妈哪天吃早餐不要半小时我谢谢你啊!”王俊凯气得要往外走,“得得得,以后咱们各走各的,每天来接你都得给你念,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哎别别别啊,哥哥哥,我对不起你啊哥——”王源裤子都来不及穿就跳着过去把人抓回来,“我错了还不行嘛,别气别气,你要不来接我我天天都得迟到——”


王俊凯甩他的手:“那还不赶紧穿衣服!”


又低头看了眼王源抱着他后紧紧贴着他的下半身翻了个白眼:“一大早这么精神,还敢往我身上扑,不知羞。”


王源一愣,这才感觉到不对劲,脸上蹭的爬上一抹潮红,连忙从王俊凯身上退开:“哎呀!”


他这人生的白,脸一红就显得特别明显,这会儿还有些害羞,王俊凯看了一眼就有些移不开视线,却还是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摸了摸鼻子催他赶紧换衣服。


经过这一遭,哪怕王俊凯紧赶慢赶把自行车蹬得飞起,他们也还是只能赶着王源咽下最后一口烧饼的时间踩着上课铃跑进教室。这事儿在他们班几乎天天发生,别说在讲台上领读那位同学这会儿连停顿都不带停顿的,就连站在前头来监督早读的班主任都没啥反应,掀着眼皮瞪他们俩一眼,还被这俩臭小子一齐飞了个吻。


 


王源小时候为了和他凯哥一起念书称霸学校,特地拜托了他老爸把他给破格儿送进了一年级和王俊凯一个班,实际上离上学年龄还差一年呢,却也跟着读了下来,这会儿一个班里就他年纪最小,又长得好看,平时喊一声饿都能有好几个女生给他送小零食。


王俊凯就坐他边上,拿着本儿书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着念,一手托着下巴偷偷瞄缩在垒起的书后头偷吃小零食的王源,小孩儿长得是真好看,眼睛大大的嘴唇还水润润,他们班女生总在那儿说王源这唇型特别适合接吻,王俊凯每次听到都想揍那几个女生一顿,但是拳头一捏,却觉得那些小姑娘连他一拳都接不下。


什么索吻唇,他问你索过吻了吗,傻逼。


什么适合接吻,他跟你亲过了吗,智障。


王源这时候回过了头,朝他偷偷递了根儿鱿鱼丝,王俊凯拿手去接却被避了开:“你直接用嘴啊,用手拿了又要洗手,多麻烦。”


他伸过头去接鱿鱼丝,可他还没开始嚼,王源就已经站起来往教室外头飘,再仔细一看,桌上那双人份儿的鱿鱼丝被吃得干干净净,就剩个包装袋儿在那。这会儿功夫班主任就到了面前,看着桌上的零食袋两眼,嫌弃地皱起眉:“王源那小身板儿,怎么有个无底洞似的胃……”


王俊凯咂咂嘴:“让他吃,多吃点,他太瘦了。”


 


>>> 


锦花巷的十五户人家里,有一户尤为与众不同。


王俊凯很小的时候就被告知要少和巷头那家的小孩来往,问他爸妈为啥,他爸妈却又不说话,他也没很在意,他是这一片儿的孩子王,根本不缺玩伴,可是这念头却在某天打完架回来路过巷子口时发生了改变。


他爸妈不让他来往的那小孩,就坐在自己家门口的台阶上,抱着本童话书在看,听到他的声音时抬起头,又黑又大的眼睛笑成弯弯的月牙,还举起了白嫩的爪子和他挥了挥手。


王俊凯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手,忍不住朝王源走了两步:“你叫啥。”


这话问的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王源却没介意,还是笑的很甜:“我叫王源,今年四岁啦。”


“哦。”他应得硬邦邦,“我叫王俊凯。”


王源往边上坐了坐,又拍了拍自己刚刚坐的位子:“你要和我一起看童话书吗?上面的图画可好看啦。”


王俊凯往他那儿走了两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摇摇头:“不行,我爸爸妈妈不让我和你玩儿。”


“噢……”王源瘪瘪嘴,有些难过了,“那你快回家吧。”


王俊凯咬咬牙,觉得他好像也有些难过,往前跑了一会儿又回过头,看见王源还是乖乖的坐在那儿看他的童话书,突然就有些心软,蹭蹭蹭又跑了回去,往他身边一坐:“我和你一起看!”


王源给他吓了一跳,但还是很高兴,连忙把手里的书往他手上一递:“给你看,很好看的。”


王俊凯傻兮兮地咧开嘴,觉得这比他小了一岁的男孩子,可真是乖啊……


 


而王肃下班回家后看到的,就是两个小孩大的抱小的,小的抱着书靠在门板上睡着的模样,忽然就心软得要命,这一片从来没有小孩愿意和他们家宝宝一起玩,想来都是家长在背后要求的。


因而当天晚上,他就领着家里一大一小,手上抱着盆刚摘下来还带着水汽的葡萄,敲开了巷尾那户人家的门。


林秀看见门外的人着实有些惊讶,都说巷口新搬来的人家是对同性恋还带着小孩,她和老公也就跟大部分家长一样,叮嘱了王俊凯不能和那家人接触,无非是怕王俊凯接触到不好的东西,但怎么也没想到人家会上门来,而家里那小子还跟他家小孩关系很好的样子,一见到人就牵着小手带自己房间去玩汽车模型,刚刚还吵着要吃的西瓜都不要了。


王肃的伴侣王锦堂,是个书生气很重的大学教授,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模样,三言两语便说明白了家里的状况,也说了王源那孩子是他们俩从孤儿院从小领养出来的,孩子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便一直都没什么朋友,今天才和王俊凯说上话,回家就高兴得很。


“大家都是做父母的,我们当然清楚你们在介意什么,但是……”王肃叹口气,“我们跟普通家庭其实也没有区别,也希望孩子能够交到朋友,还请二位,不要介意。”


林秀和丈夫王安原先对这事儿就不是很介意,虽说也提醒过王俊凯,却并没有将话说太死,这会儿听了解释更是对王源那孩子有些心疼,怎么还会禁止两个孩子交朋友,当即就应了下来。


林秀更是立即拍板要让王源明天到自己家来吃饭:“你们两个大男人哪里知道孩子喜欢吃啥,就这么定了,让宝宝也尝尝女人做的菜。”


王安笑呵呵的:“是啊,秀秀做菜特别好吃的,你们俩也一起来啊。”


 


而王俊凯正拉着王源一个个给他介绍他的宝贝,粉红色的小车叫美丽,宝蓝色的就是帅哥,王源指着角落里头一辆深红色的,想要问名字,边见王俊凯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那是我大舅送的,太丑了,所以叫丑丑。”


 


>>> 


王俊凯翻桌板找数学书时又抖出来个粉红色的信封,王源眼尖,动作又比手上全是书的他快,一弯腰就给捡了起来,自己拿着先看了眼:“又是那个邢丽丽,她烦不烦啊。”


“烦,烦死了。”王俊凯把情书抢回来,随手揉了揉就往垃圾桶抛,“成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邢丽丽是他们高一年级的段花,长得是真好看,可是也是真的烦人,一天一封情书不带停的,早先王源还能装模作样得调侃,说这是走桃花运,可王俊凯总是瞪他,说他傻,他就有些生气,气邢丽丽,都怪她写情书,王俊凯才骂他。


除了他早上赖床,王俊凯从来不骂他的。


王源皱起眉,又有些不高兴:“那怎么办啊,她天天都写,要不去和她说清楚呗。”


“有什么好说的,她送我丢不就得了。”王俊凯毫不在意,终于把抽屉里的数学书给翻了出来,“你这抽屉我非得给你收拾出来不可,晚上下课晚点回家。”


说着他们俩又重新换回了位置,王俊凯坐自己位子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邢丽丽比你还大一岁呢,也真是敢,居然想老牛吃嫩草。”


王源有些想笑:“人家也是十六岁的少女,你就说人家老牛,真是有病。”


“你还敢替她说话?”王俊凯瞪起眼,“晚上你自己回去吧。”


“你就知道威胁我,回去就让小爸给我买自行车。”王源梗着脖子,决心要硬气一次。


“你去啊。”王俊凯转过身,“再搭理你我就是傻逼。”


王源慌了,连忙又喊哥,把自己抽屉里的小零食都给他搬过去:“别啊——我还是喜欢坐你后头,骑自行车多累啊!”


“那你还听不听话了?”王俊凯抿着唇。


“听话我听话。”王源点头如捣蒜。


“傍晚放学整理好抽屉就带你回家。”王俊凯勉为其难地点头。


“傻逼。”王源憋着笑,但心里又高兴地很。


“滚滚滚。”


王俊凯心里很累,养孩子可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 


吃过晚饭王俊凯拎着书包去找王源,打着哈欠进院门时却没成想目睹了王锦堂和王肃在那儿打啵,王肃见了他,急急忙忙把王锦堂给推开,王俊凯却翻了个白眼,往王源房间的窗户瞄了眼,果然从悄悄掀开的窗帘里看到了一双没藏好的眼睛。


打完招呼再进门,王俊凯还模模糊糊听见了王肃低声骂王锦堂的声音,但他却隐隐觉得有些羡慕。这会儿过来他就老老实实敲了王源房间的门,等到王源应了声才推开:“作业写完……你干嘛?”


王源一把把他扯进来,又立马关上门落下锁:“我两个爸爸刚刚又亲嘴了!”


“嗯嗯嗯所以呢?”王俊凯有些不耐烦,“作业写完了吗?”


“怎么老是作业作业啊。”王源松了手,趿拉着拖鞋往里走,“我好奇啊,你说男人和男人接吻跟男人和女人接吻,有区别吗?”


“哪有那么多区别啊……”王俊凯把试卷从书包里翻出来,“我做数学你做英语,到时候换着抄。”


“哦——”王源去翻自己的英语报纸,“可是你真的不想试试吗?”


王俊凯忍不住翻白眼:“不想。”


“真的不想吗?”王源往他面前凑,睁着一双大眼睛冲他眨眼:“可我只敢跟你试啊……难道我要找别人吗?会被当成疯子吧。”


他说着还吐了吐舌头,眯着眼睛笑了笑。王俊凯这才知道王源嘴里说的试一试是什么意思,心里一惊就往后仰了仰:“你还想找别人?”


王源摇头:“没有啊,可是我真的很想试一试。”


王俊凯心口发痒,盯着王源好看的嘴看了好几眼,咽了咽口水:“那……就试试。”


“真的吗!”王源往他怀里扑,直把人按倒在床上。


“说好了,试试可以,但是得听我的,以后也不能随便再找别人瞎试。”


“没问题!”王源乐得他同意,怎么可能会不答应这小要求。


王俊凯深吸口气按捺住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情:“起开,先写作业。”


 


大概是有了接吻的动力在,王源再写起作业来,速度简直不能更快,王俊凯的数学试卷刚写了一半,他就已经写完英语在写语文,激的王俊凯也忍不住加快了速度,一人一半作业写完,再交换着抄,到底是王源的情绪更急切一些,等王俊凯写完时,他已经抱着靠枕坐床上等了好一会儿,见王俊凯放下笔,张嘴就是抱怨。


“你真的好慢啊……”他情绪忽然就不太高,“你是不是嫌弃我啊。”


王俊凯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闻言忍不住笑开,蹬了鞋子盘腿坐到他面前:“谁嫌弃你了?真嫌弃还答应你?早就给你气走了。”


王源又被他逗笑,想到接下去他们俩要做的事,又忽然有些害羞,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那,那怎么亲啊,我都听你的。”


他的模样实在好看,王俊凯一个深呼吸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克制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心里就跟揣了个兔子似的,在那儿瞎蹦乱跳。


“闭眼。”他轻声道,“你闭上眼睛啊。”


王源也有些紧张,立刻就听话地闭上眼,嘴唇颤颤:“然……然后呢?”


回应他的是王俊凯的嘴轻覆上他两片嘴唇的动作,王俊凯好像无师自通了什么本领,两个人唇对唇碰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王源,王源这会儿又不紧张了,闭着眼睛张开嘴,也把舌头伸了出去。这下两人忽然觉得就跟通了电似的,王俊凯也不矜持了,干脆欺身上前,长臂一伸,一边抱住了人一边把人压到了枕头上。


女生们说的话一点错也没有。


跟王源接吻的感觉,真的很舒服,特别舒服。透过软软的唇瓣能尝到他写作业时吃的水果糖味,带着清甜的香气,唇舌交缠间能听见他软乎乎的轻哼声,一只手搂着他的背,一另一只放在他颈后,王俊凯迷迷糊糊的想,他喜欢王源,真的不是没有理由的。


或者说,他是在有理有据的,暗恋一个人。


 


>>> 


王源坐在院子前的小台阶上等王俊凯,王俊凯骑着车冲过来时看到他还卧槽了声:“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王源站起来,蔫头蔫脑地跨上后座:“哥……”


“咋了。”王俊凯回过头,“心情不好?”


王源撇撇嘴,两只抓着他衣服的手快要把校服揪成咸菜:“我早上……咳,没吃饱!”


“去你的吧,就为这事儿啊?”王俊凯脚下一个踉跄,车晃了晃,惊得王源连忙抱住他的腰,一边在心里拍胸感慨,好险自己话头转得快,因为梦见王俊凯一大早醒来洗内裤的事儿,怎么能跟当事人讲嘛…


“想吃啥?今天时间多,带你吃好的去。”王俊凯骑稳了车,还趁机拍了拍王源围在他腰上的手,“松开些,肺都给你挤出来了。”


王源在后头笑出声:“你肺在这儿啊?”


“吃啥!”王俊凯吼他。


“吃小笼包!再要一根儿油条!”王源喊回去,“之前烧饼我都吃腻死啦!”


王俊凯骑着车哼哼:“还不是你自己睡懒觉。”


 


昨天亲到王源,回家后他乐得很,他妈还问他嘴巴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在外头跟王源一起偷吃辣条,他也笑嘻嘻的,还主动给他妈捶了会儿肩,心里头炸的烟花都要冲上天了,连带着晚上睡觉也睡得更好些。


虽然只是王源心血来潮说要试一试,但那也是王源初吻啊,更何况还是那样深入的吻。今天早上王源也乖,早早就在门口等他,王俊凯前后一联系,心里头就更是乐,这会儿王源别说是要吃小笼包,就是要翘课去城北吃新开的那家广东早茶他都能答应。


但是他的好心情却没持续太久,大概是他们今天没踩点进教室还到得比较早的缘故,刚进门就看见了邢丽丽,正弯着腰往王源桌肚子里塞一天一次的粉红色小信封。


“你干嘛呢!”王俊凯皱起眉往里走,还不忘拽住王源的小臂不让他往外退,“早跟你说了王源年纪还小不谈恋爱,你还老往他这儿送情书,一天天的也太闲了吧?”


邢丽丽好看的脸上爬上红晕,看看王源又看看王俊凯,咬着下唇说起话来磕磕巴巴:“可我……可我不介意他比我小啊……”


王俊凯垮着脸满脸卧槽,丝毫不能理解现在的女生心里在想什么:“你不介意我们介意啊,凭啥啊,这棵嫩草凭啥就给你吃啊?你能有什么好介意的,真答应了你乐都来不及好吗?”


“你说谁是牛呢!”邢丽丽瞪眼,一张脸红了又白,又去看站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的王源,生气的哼了一声,“王源!你为什么不说话!”


王源抬起头来,有些尴尬:“我跟你道个歉,王俊凯说你是牛是他的错,但是……我,我真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谁啊。”邢丽丽红了眼睛,又弯下腰把自己今天刚放进去的情书给拿回来,“算了,谁要管你喜欢谁啊!我也不要喜欢你这个小屁孩!”


王源撇撇嘴,低下头嘀嘀咕咕,王俊凯原本站在一边赶人,让他们班这些看戏的赶紧散开,一个回头,就听见王源又细又轻的声音,像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


“谁是小屁孩啊,我也有喜欢的人好不好……”


 


>>> 


“你喜欢谁?”


王俊凯皱起眉,满脸严肃,抓着王源就把他按到了椅子上。王源给他吓一跳,瞪着眼睛不敢说话,王俊凯比他大了一岁,但从小就凶,这会儿横着脸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揍他。可是他根本不敢说实话,不敢说自己总是故意在他面前做些坏事,朝他扔内裤,还骗他要接吻,都是因为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偷偷喜欢上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哥哥。


而他的沉默却被王俊凯当做隐瞒,一边陷入王源居然有了秘密的情绪无法自拔,一边哀悼自己就要逝去的初恋,初吻有什么用啊,王源拿你当练手呢,王俊凯气得很,又舍不得打王源,只能狠狠踹了他的课桌一脚。


附近的同学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回头看,却只看见王俊凯气急败坏地拿起课本往外走,丝毫不理王源在身后喊他的名字。


等到王俊凯的身影消失在教室门口,再一回头,便看见王源瘪着嘴坐回位置上,小零食也不吃了,低着头看着课桌,没一会儿就有眼泪砸到桌面上。


这还是他们印象里王俊凯和王源第一次吵架。


而过去的打打闹闹,向来是只要王源一低头,两个人就能和好的。但是他们这么想,却没人敢上去问话,只有坐在王源前面的女生转过头,叹着气把自己早上带来的棒棒糖塞了一颗到王源手里。


“吃吧,要是嘴巴苦得厉害,吃糖就甜了。”


王源撇着嘴,一抹眼泪,接过糖却放在那儿不肯吃,细着声音和女生讲话:“我不是故意哭的。”


“我知道啊,王俊凯那么凶,要是我,我早就哭了。”女生笑起来,还给他递了两张纸,“你本来就比我们年纪小嘛,就哭呗,没人笑话你。”


王源眨巴眨巴眼睛,又掉下来几颗眼泪。


就是啊,王俊凯怎么那么凶啊。


 


王俊凯生了气,哪怕正式上课了进来,坐下后也一眼都不往王源那儿看,王源红着眼睛好几次给他递小纸条,他也不理。上课冷暴力,下课出教室,闹到最后连王源也开始生他气,午饭也跟前桌两个女孩子坐了一桌,到了下午下课,更是自己慢吞吞整理书包,反正学校离锦花巷也不远,骑车就十五分钟,他大不了走半小时,也不要再理王俊凯了!除非王俊凯自己来找他说话。


可是王俊凯哪有那么容易消气,从小玩到大的小孩儿突然有了喜欢的人,不是他就算了,还不肯告诉他是谁。他一想到就气性上头,骑着车故意从王源身边经过,还听到那人在身后骂他有病。


可他就是有病。


王俊凯咬牙,都舍得让王源自己走路回家了,还能正常吗!


 


>>> 


王源也是铁了心要等王俊凯给他主动低头,当天晚上就让他小爸给他买了自行车回来,第二天起了老早,趁着王俊凯就要过来的那段时间把自己的新车拉出院门,瞄准了王俊凯从巷子里面拐角出来的瞬间故意踩上踏板。


王俊凯倒是停了车,停在他面前用能吃人的眼光瞪着他那辆新车,而后却好像有些无力似的偏头看了他一眼。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王俊凯那眼神,王俊凯生了双桃花眼,往常冲他笑时,总是又温柔又迷人的,可如今,他刚被王俊凯那吓人的目光吓一跳,又见到了王俊凯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无力与难过。恍惚中便觉得,他眼角的桃花,也有些黯然失色。


“车都买了。”王俊凯嗤笑,“很好,很好。”


一连说了两声很好,等王源回过神来,王俊凯的车已经一个潇洒拐弯,消失在小巷尽头,直奔大路而去。他忽然有些心急,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王俊凯虽然有和他说话,可这却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情况。


 


坐在王源前面那女生叫宋凝,这天早上见到王俊凯一个人进教室,就知道那两人还在吵架,这倒也算是难得,王俊凯一大早就跟吃火药似的,走路都带风,却在走到她面前时停了脚,把手上拎着的早饭往她桌上一扔:“等会儿王源过来问问他早饭吃了没,没吃把这些给他。”


宋凝鼓着勇气问了声什么情况:“你怎么不自己给他啊。”


王俊凯冷哼:“他要吃了,你就自己看着办。”


这下子再给宋凝两个胆子,她也不敢再问王俊凯是什么情况,只能把桌上的早餐往抽屉里塞了塞。


然而王俊凯给带的这份早餐却没起到什么作用,王源进教室时手上还喝着豆浆,另一只手还拎了两个包子。宋凝只能捂脸叹气,王源这没心没肺还记着吃早餐的模样,在她看来可真是在作死……


王俊凯果然在后头冷笑,除了进门时看王源那一眼,再也没有朝着他的方向转过头。


王源又丧气了,豆浆喝了两口就放那儿没动,手上的包子更是一来就放进了桌肚,他没忘买早餐也就是为了气王俊凯,为了让他知道没有他王俊凯他也能照顾好自己。结果呢,王俊凯一点表现都没有,从昨天到现在,直接成了个面瘫。


 


宋凝到底是有些吃不消自己身后现在这样低的气压,趁着课间王俊凯又消失的几分钟里,把那袋早餐给放到了王源桌上:“喏,王俊凯让我给你的。”


“你骗谁啊,就他那样儿会给我带早饭?”王源撇嘴。


“真的啊,我骗你又没意思。”宋凝耸肩,“早上带来的,让我问你吃早饭没,没吃就给你,吃了就扔掉。可你自己带了早饭过来,王俊凯看见后气的要死,你也太没心没肺啦,昨儿还哭呢,今天就又想着吃。”


王源心里突然有些高兴,憋着笑骂她:“谁没心没肺啊,我也没吃啊,就买来想气气他……”


“……你就作吧。”宋凝翻了个白眼转回身,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做好事儿不留名的活雷锋。


 


王俊凯再进门,看见王源在那儿特高兴的吃东西,仔细一看还能看到桌上放着两杯豆浆,忍不住狠狠瞪了眼背对着王源在背课本的宋凝。王源哪里知道他在想啥,吃着他买的东西呢,还要冲他龇牙咧嘴。王俊凯经过他身边时,忽然听他在那儿嘀嘀咕咕:“我就知道你舍不得真跟我生气。”


王俊凯有些气急,看了眼教室前头的闹钟,这节大课间,下课时间有半小时,刚过去十分钟,他便干脆把王源正在吃的东西拿了放回桌上,又抓着人往教室外头走,王源嘴里鼓囊囊地问他干嘛,却被他拽着直往教学楼顶层去。


五层没有班级上课,总是空荡荡的,王俊凯随便推了间教室门,一手按着王源一手按着门,皱着眉很是不悦:“你说不说?”


“说什么啊……”王源觉得王俊凯门咚自己这姿势有些暧昧,连带着声线都软了下来。


“说你喜欢那人。”


“我……”


王俊凯喘着气:“你前一天晚上还在跟我接吻,第二天就告诉我有喜欢的人,又不告诉我那人是谁,你要急死我吗?”


“可是他又不喜欢我。”王源瘪瘪嘴,“要是他也喜欢我我就告诉你了啊。”


“哪个傻逼不喜欢你?”王俊凯瞪着眼,又是很凶的模样了,“他敢!”


王源嘶嘶抽着气,挪了挪被王俊凯按着的肩膀:“怎么不敢啊,他还凶我呢,你松手,很痛!”


“凶你?”王俊凯拧着眉,手上果然松了劲儿,“不喜欢你还敢凶你?那傻逼谁呢!”


王源咬着下唇,又是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他却真的不想再跟王俊凯吵架,又过了好一会儿,才颤巍巍着双手,去揪了揪王俊凯校服下摆,喊他:“傻逼。”


 


王俊凯像被跟雷劈了似的愣在那儿,王源扯着他衣服喊他傻逼,可在那之前,明明是他在问不喜欢王源还凶王源的傻逼是谁。


再往前……他好像果真是在凶王源,还……超凶……


“卧槽你傻逼吗!”王俊凯红起脸来,“谁他妈不喜欢你了!”


王源张张嘴,明明心里还没反应过来却已经翘起了嘴角:“我……那我也是傻逼好了!”


王俊凯愣着神儿,觉得一切都有些不可思议,外头已经打了上课铃,但王源却不管不顾,掐着他的腰把他往前拖,直直扑进了他怀里。


他好像已经完全想清楚了方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我也是傻逼!”


他听着上课铃声,又一次去亲了比他高上小半个头的王俊凯,带着暗恋成真的满心欢愉。


 


>>> 


王俊凯连梦里都是王源那声“我也是傻逼”,乐得他睡着睡着就笑醒。


这小傻逼,当傻逼还这么高兴。


他在黑夜里笑弯一双桃花眼,仿佛听见了王源在他耳朵边上乐呵呵的笑声,像是听到了漫天烟火,在夜空欣然炸响。


“傻逼就傻逼吧。”


他在被窝里转个身,把笑出虎牙的笑脸埋进枕头。


 


而在锦花巷的另一端,还有个在梦里也笑嘻嘻的少年,在烟花绽开的美丽夜空下,投进也在偷偷暗恋他的,他的暗恋对象怀里。


连在梦里,都在偷偷接吻。


都在偷偷诉说着高兴。


 


 



评论
热度(1719)

© chuyib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