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yibo

哟呵

崇拜(完结)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很久之前那个脑洞还有人记得吗


#一直不写因为怕写毁(事实证明确实毁了),无数次想坑掉,最后还是被催出来了(…)


 


 


 


清亮的薄荷音说了最后两个字“谢谢”,回到座位上,用刚才拿过蓝色文件夹的手端起咖啡杯低头抿了一口,然后轻轻伸出舌尖舔掉了嘴唇上的一圈奶油泡沫。不远处王俊凯的视线一直紧紧的跟着王源,从他在白板上写字时骨节分明的手指,扣得整整齐齐的衬衣袖口,到睫毛下水光淋漓的眼睛,以及被舌尖无意识扫过的嘴唇。直到身边的段嘉用手肘碰了碰他,王俊凯才楞了半秒,起身走到白板前。离开了王俊凯的视线之后,王源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向上弯了弯。


 


 


01、


 


 


两年前  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  全美模联 


 


 


刚刚结束了一次会议之后要抽签决定下一次议题各自的代表国,王源走出会场就松掉了领带,长长细细的一根绕过脖子搭在颈侧,一长一短晃晃悠悠的在衬衣上摩擦着,王源单手插在兜里,转头和朋友说话,眼神无意间和王俊凯的撞上,王俊凯微抿着嘴唇,衬衣领口还扣到最上面一颗,手里是整整齐齐的会议材料,视线交汇了不到两秒又移开。互相有印象吗,当然有。亚洲人,很好看的亚洲人,过分好看的亚洲人,关键是,在上一次土俄冲突的议题上,王源抽到俄罗斯,王俊凯抽到土耳其。王源听了王俊凯用流利的英文发言之后,在自己发言的最后加了一句中文:土耳其代表英文不错。


 


 


熬夜写草案似乎已经成为了模联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十几个人挤在一个标间,盘腿坐在床头的,躺在床尾的,歪在沙发上的,趴在桌子上的,还有一个端端正正坐在窗前的王俊凯。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中间是各种口音的英文,偶尔交流不通,就会有一个白色的纸团划出一段抛物线掉到某个人面前的键盘上。不到晚上十点就有人说要吃夜宵,划拳选出两个人买回来两个大披萨,顺便带了三个纸袋的咖啡。


 


 


去买披萨的其中一个小个子女生拿着披萨盒子走到每一个人面前,递给王俊凯的时候王俊凯只轻轻抬眼看了一下,摆了摆手,低声说了句Thank you。手腕处露出精致的腕表,额前刘海微长扫过睫毛,女生转身的同时没忍住用日语说了一句好帅。


 


 


王源听到抬头往王俊凯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王俊凯抿着唇捏了捏鼻梁,挑眉笑了笑:“你听得懂日语?”


 


 


王俊凯侧头:“去日本考察过三个月,基本的会一点。”说完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电脑一合,收拾好文件材料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回自己房间休息,王源靠在床头,两条腿交叠在一起搭在床沿上,伸手就用投篮姿势将手里空的咖啡纸杯扔进了王俊凯前方两步远的垃圾桶里,王俊凯侧头对上王源略带挑衅意味的眼神,淡淡的回了句明天见。


 


 


王源浏览了一下自己明天的发言材料,花最后五分钟写了结语,明天的叙利亚问题,王俊凯和王源分别作为俄罗斯和美国的代表势必少不了针锋相对,王源不否认从王俊凯和他说第一句话“you can call me Karry”开始他就对这个声线充满了兴趣,连续抽到对立的代表国,仿佛宿敌一般的惺惺相惜。活动了一下脖子,王源带上耳机点开了游戏。


 


 


 


 


在会议室门口扣上西装的纽扣,走到座位上坐下,手里一沓白纸黑字随便甩在桌上,王源转身和后一排枫叶国H大的学生代表聊天,不远处王俊凯早就已经到了,耳朵里塞着耳机在浏览全英文的会议材料。会议中途,志愿者将写着“给俄罗斯代表”的条子递给王源,上面的文字言简意赅:


 


 


“下一轮如果你发言,让渡二十秒给我。”


 


 


“我有什么好处?”


 


 


“蛋糕归你,主席没点到你发言也归你。”


 


 


王源轻轻摸了一下纸上中规中矩的正楷,嘴角不自觉的弯了弯,笔下刷刷的回复:“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蛋糕?”


 


 


那边王俊凯没有再回,倒是英国那个绿眼睛的志愿者小哥把两份蛋糕送到王源座位上的时候指了指王俊凯,然后对王源意味深长的眨了眨眼睛。王源好笑,向王俊凯看去,王俊凯在和王源四目相接的前一秒收回了视线,低头看发言稿,右手食指无意识的在纸上轻轻画着圈。


 


 


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被哪个女生或者男生传了出去,中午在自助餐厅,王源刚取好菜就被大家起哄推到了王俊凯对面,王俊凯一抬头就看到王源和身后一堆肤色各异但表情都差不多的群众,一直以来冰山一样的表情居然有了松动,默默的把自己的餐盘往身前挪动了一点。王源坐下后对依然不愿离场的观众做了个“还留着干嘛”的表情,然后在几声响亮的口哨和欢呼声中若无其事的往嘴里扔了一个鸡块。


 


 


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在得知下一场会议是双代表,而王源和王俊凯手里的签又都实实在在的写着“CHINA”的时候被推到了顶峰。前几天还唇枪舌剑各自赢得了全场数次集体鼓掌致意,突然间又变成身披红色的中国荣光并肩作战,这两个来自中国的中国代表确实怎么看怎么搭。但事实上在场的任意两两搭配只怕都要比他俩顺利得多。


 


 


王源:“教育这个问题我觉得…”


 


 


“这里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你这个方案根本就不实际。中国教育物资紧缺,信息极其不等,物资极端不均衡…”


 


 


“我知道,但这并不是不需要人文关怀启发和教化的原因!”


 


 


“你对中国的教育现状不了解…”


 


 


“ok你说草案怎么改?我代表过大大小小的国家,结果你质疑我代表中国的时候不了解中国国情?”王源的表情冷下来,偏过头淡淡的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回应着王源的视线,喉头上下一滚:“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源妥协的揉了一把头发:“算了,我们明天起早点再讨论行吗?已经十一点了,你早就该休息了。”


 


 


王俊凯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如果不是和你搭档,我也…”


 


 


“你的意思是我耽误了你时间?”王源彻底火了,眉头皱起,眼神带上了在会议上才能看到的攻击性。


 


 


王俊凯顿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在你面前我容易分心。”


 


 


于是整个房间的代表都目睹了这两个人用中文讨论得快要吵起来的时候,又在一句话之后恢复了平静。接下来的五分钟,王俊凯和王源都各自盯着屏幕,却没有敲出任何一个单词,开了空调的房间仿佛一瞬间就热了起来,连带着两人的耳朵都有点发烫,直到王源开口:“我以为我们很不一样,你知道,你从来不喝咖啡,买好了也不喝,吃饭的时候会拿一盘子的蔬菜,你很少和人开玩笑,衣服总是…”


 


 


“和这些没关系。”


 


 


“但是你很传统。”


 


 


“对,我确实很传统,但是有一点除外,”王俊凯的声音不大,却足够震动王源的内心,“我不喜欢女生。”


 


 


王源又愣住了,他喝了一大口咖啡,但是咖啡因还没来得及从胃袋里沿着血液到达大脑,脑袋当机了两分钟之后将有限的中文挑挑拣拣排列组合了一阵也没有想出什么来回答,咳咳两声,最终摸摸鼻子选择了暂时回避,挑了自己擅长的领域来捡起话头:“所以我们的方案…”


 


 


“你那个不行,这是原则问题,中国整个教育体制和社会价值导向跟你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完全不一样…”


 


 


“我再说一次,你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性,我了解中国教育的背景,退一万步说…就算不如你了解,这个方案只需要改动而不是全盘否定!”


 


 


……


 


 


其他各国代表之间有一张纸条传遍每个人的手:有人会中文吗?他俩绝对谈了议题以外的东西!


 


 


就这样每天晚上喝着咖啡熬着夜,模联进行到最后一次会议,王俊凯倒是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贯彻始终,王源也都是在王俊凯离开房间之后就不再继续工作,而是开始玩游戏,在上次不明不白的对话之后,王俊凯除了会让志愿者把自己那份甜点送给王源之外,没有再有过其他表示,会议上依然是条理清晰逻辑缜密,只有偶尔王源发言的时候会稍微走神。而王源自己可能也说不清楚,按照王俊凯的作息来限制自己的时间到底是一种棋逢对手的暗自较劲,还是在看着王俊凯掐着精准的秒表在十点半离开房间之后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烦意乱。


 


 


于是在最后一个晚上,王源看到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咔哒跳到十点二十,呼了一口气主动站起来说出去买点夜宵,扣了一顶棒球帽就出了门,几分钟之后有人突然反应过来外面在下雨,举手表决理所当然的选择了王俊凯肩负起送伞的重任。王俊凯追上王源的时候王源刚踏出去三步,卫衣的帽子戴在棒球帽上面,两手插在卫衣的口袋里,听到王俊凯的声音扯掉一只耳机回过头:“我不打伞,我在西雅图待了一年从来都不带伞。”


 


 


王俊凯不说话也不转身离开,只是拿着伞站在楼道口安安静静的看着王源,王源叹口气,眼神闪烁了一下:“行吧,给我三个理由让我打伞。”


 


 


“雨很脏。”


 


 


“恩。”


 


 


“水很冰。”


 


 


“然后。”


 


 


“我很喜欢你。”


 


 


王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睛瞪得溜圆脱口而出“我靠你还会告白啊老古板。”


 


 


王俊凯不答话,伞往后一扔大步走进越来越密的雨里,强势的抬起王源的下巴,揽着王源的腰进行了一个长达三分钟的吻,雨水在脸上汇成股流下,路过嘴唇的都无一例外沾染上了热烈的气息,名副其实的法式湿吻。王源被放开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烫得快要把脸上的雨水蒸发了,愣了两秒转身就跑。


 


 


王俊凯站在原地微微皱了眉,给王源发了条消息:“所以你不回答我吗,小年轻?”


 


 


王源难得有点扭捏,丝毫不见平时说话中英夹杂逻辑清晰的神气模样,半天才回了七个字:山有木兮木有枝。


 




 


王俊凯和王源带着夜宵回去的时候,各国代表看着除了王俊凯带出去的雨伞是干的以外从头到脚再加上夜宵袋子都湿淋淋的两个人默契的没有问what happened。


 


 


最后一场会议结束,按照惯例主办方举行了一次舞会,每个女生的头上都扎了一根红丝带,如果她愿意让你把那根红丝带别在你西装左边胸口的位置,那么恭喜男女嘉宾牵手成功。


 


 


王俊凯问王源:“为什么主办方只给女生发了红丝带?”


 


 


王源好笑:“你是说男生头上也需要装饰一根红丝带吗?你要是真想要我保证给你搞到。”


 


 


王俊凯摸了摸下巴看着王源若有所思:“这倒不是,”从高脚凳上下来,跨了一步走到王源面前,把自己胸口那个R大蓝色的校徽取下来别到了王源的衣服上,挑眉打量了几眼,“但是至少要让人知道谁是谁的。”


 


 


于是送王俊凯回国那天王源把那枚校徽别在了卫衣上,对上王俊凯的视线:“不要这个眼神看着我ok?没有规定只能西装配校徽吧?再看我就别裤子上去。”


 


 


王俊凯没忍住笑了:“那你不应该把你的校徽也送给我吗?礼尚往来。”


 


 


王源摆手:“送给你没有意义,赶紧登机去。”目送王俊凯的身影过了海关,王源回学校提交了交换学习的申请资料。


 


 


02、






两年后  中国北京全国学联总部


 


 


冬天的六点已经快要黑尽了,会议结束之后王俊凯再次确认了联合国代表团这几天的饮食起居,余光里王源已经脱下正装换了一套随便的衣服,灰色的行李箱放在一边,王俊凯看着在北京零下几度的天气王源里面只穿了一件伸手就会露出肚脐的白T感觉眼角一抽抽,把带领联合国代表团去酒店的任务交给了段嘉,转头就看到王源拖着行李箱不紧不慢的在前方大部队后面两米远跟着往外走,右手还在手机上飞快的打字。王俊凯舔了一下下唇,在最后一个人转过前面拐角的时候扣住王源的手腕就拖进了房间。


 


 


房间里光线很暗,王源没有一点挣扎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大概感受了一下,身后应该是桌子,面前是王俊凯,行李箱在门外,手腕传来温热的触感,一切都很真实。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你要回来?”


 


 


“你能不能生活得有点情趣?”


 


 


“北京还在下雪你就穿这么点?”


 


 


“不懂年轻人的内心是一团火?”


 


 


“你刚刚看到我了还在玩手机?我要是不拉你你是不是就跟着去酒店了?”


 


 


“你能拉我那是组织给你创造了机会ok?我和他们离了两米远你要是不拉我就…”王源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在兜里抖了一下,王俊凯摸出来,居然没有密码,点进去是聊天界面:


 


 


Roy: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看到我的表情仿佛吃了shit,太爽了


Derrick:不应该啊上次我也这样出现在我男朋友楼下的时候他很惊喜啊


Roy:王俊凯毕竟不是一个正常的中国人


Derrick:你最好祈祷我们的对话不会被Karry看到



Derrick:Roy你怎么不回了


Derrick:…我大概能猜到了,注意身体…


 


 


王俊凯按了锁屏,好整以暇的看着王源:“Derrick是谁?”


 


 


王源翻了个白眼,然后意识到在这样的光线下王俊凯根本看不到,改为摇了摇头:“你看看你,模联的时候每次都让人家给我送蛋糕到头来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


 


 


“他怎么会中文?”


 


 


“他男朋友也是中国人谢谢。”话一说完,这个也字一瞬间让气氛凝固了起来,王源感受到手腕处的力度紧了紧,自己的脉搏有力的撞击在王俊凯的指腹,好像两个人的心跳都开始同步,王俊凯嘴角翘起的弧度在王源脑袋里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浪潮,王源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这是哪儿?”


 


 


王俊凯偏偏头,转身把灯打开,王源适应了一下光线,脱口而出一句我靠。


 


 


这个房间他一个小时之前来过,就是全国学联接待联合国代表团的会议室,王源身后就是他刚刚坐的位置,王俊凯开了灯之后欣赏了一下王源变幻的表情,然后走到王源面前。


 


 


王源背后抵着桌子,在有限的空间里往后躲了躲:“说话可以不靠这么近的同学。”


 


 


“……”


 


 


“而且你确定这里没有监控吗???”


 


 


“有啊,我关了。”


 


 


“你怎么关的?”


 


 


“这不是你现在应该关注的重点吧?”






“所以你现在想干嘛?”王源抱臂看着王俊凯。






“这么悠闲?虽然监控关了你就不怕有人开门进来?”






“就是有人进来也是作为东道主的学联代表要对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的联合国代表这样那样,对你影响大对我影响大?”王源不以为然,“说吧,想和我签署什么不平等条约?”






“这你倒是猜对了,你呢,要么就在这个会议室里被我这样那样,要么就拖着行李跟我走。”






“我可以双选么?”






“……”撩人不成反被将一军,王俊凯楞了两秒,“你就说跟不跟我走?”






“跟啊。”






“这么干脆?”






“不然呢,我刚刚也说了,一来我人生地不熟的,二来,你看我那行李像是住酒店的架势吗?”






于是王源理所当然的跟着王俊凯回了家,并且非常不见外的正眼都没给客房一个就住进了王俊凯的卧室,由于时差关系王源洗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睡着了,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走到床边,直接往上一倒,大概是感受到王俊凯的视线,又抬起眼皮很不耐烦的看了王俊凯一眼:“我要睡觉了,去关灯!”






王俊凯关了灯回来俯下身近距离打量了一下王源的睡颜,刚见到王源不到24小时就拐回了家对方还非常主动的爬上了床,对于这个进展速度,王俊凯表示,完美。




 


 


王源搬进公寓之后王俊凯才体会到房间里多出一个生活方式完全不一样的人的感觉,一开始床的另一边睡了一个人让王俊凯偏低的体温感受到热源的奇妙,然后衣柜里多出了很多王俊凯自己绝对不会尝试但是穿在王源身上实实在在好看的衣服,到后来井井有条的家里开始出现更多年轻的因子,王源喜欢在洗澡的时候听摇滚,音乐声突然增大的时候一般都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和王源的“王俊凯帮我拿一下毛巾!”


 


 


门口的两双拖鞋一双整整齐齐,鞋尖都在一条直线上,另一双的摆放毫无规律可寻一切看天气看心情。王俊凯的冰箱里本来放着新鲜水果新鲜鸡蛋新鲜蔬菜鲜牛奶,王源来了之后清空了上面两层,填进去了培根火腿以及花花绿绿的汽水。买回来的水果王源都是咕噜噜滚满一茶几,从里面挑的时候颇有一种翻牌子的气势,王俊凯则要规规矩矩的放进果盘,用王源的话来说就是仿佛要用苹果摆俄罗斯方块。


 


 


一向飘着茶香的房间开始掺进各式各样外卖的味道,在王俊凯发火之前王源一般会扔掉游戏手柄冲出来把外卖盒子塞进垃圾袋放到门外,而对于王俊凯要把鲜牛奶加热的行为王源总是指着盒子上“4℃以下保存”嗤之以鼻。


 


 


王俊凯晚上十点半准时睡觉,早上六点半起床,八个小时不多不少。


 


 


王源玩到想睡的时候,睡到想起的时候,美名其曰倒时差。


 


 


王俊凯起床后出去晨跑,顺便买点刚刚蒸好的点心当早饭,在微波炉里热一杯牛奶,冲个澡出来点心和牛奶的温度都刚刚好。坐在餐桌旁边吃边看人民日报,慢条斯理。


 


 


王源被王俊凯关门的声音吵醒,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起床气冲出来泡一碗面再倒半杯王俊凯的鲜牛奶,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毯上边吃边刷推,狼吞虎咽,赶在王俊凯洗碗之前把泡面的碗扔进碗池里。


 


 


王俊凯平时都在家吃饭,煮出来的米饭软软糯糯,从家常小炒到各类要用盆儿装的大菜都不在话下。挽起一截的衬衣炒出两盘菜之后没有一丁点油渍,夹菜的时候手腕处突出的肌肉脉络让王源觉得十分下饭,王源的碗里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他自己爱吃的,比如肉,另一半是王俊凯扔进来吃的时候只有完成任务没有享受的,比如蔬菜。


 


 


王源在厨房这个领域帮不上任何忙,顶多循着香味在厨房门口猜一猜王俊凯锅里翻炒着的是什么,或者奖励性的往王俊凯嘴里塞一块巧克力两片芒果干,最后还在王俊凯的茶壶旁边倒腾了一台咖啡机,摆了一排各式各样的咖啡豆,手把手的教会了王俊凯使用方法,从此早上醒来都有加了奶加了糖的咖啡放在桌上。于是某天心情大好,哼着林肯公园的新歌往王俊凯的茶壶里放了小半包大红袍,又在那一排茶叶盒子里随便拿了一个加了一把竹叶青,等王俊凯看到这壶介于红茶和绿茶之间的液体抬头看到王源明显邀功的表情,想了想,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王源发消息告诉王俊凯自己要回家吃晚饭,顺便点了一个水煮牛肉和麻辣兔丁,结果回家的时候长长的红木餐桌中间只摆了一盘西蓝花。


 


 


王俊凯盛了两碗饭:“不要往厨房望了,里面只有泡菜。”


 


 


王源:“就吃这个?”


 


 


王俊凯:“你连着在外面吃了三天火锅还想吃什么?”


 


 


王源:“好歹也拿点肉给我吃吧?”


 


 


王俊凯不为所动:“就吃这个。”


 


 


王源态度很坚决:“不吃。”


 


 


王俊凯:“那就饿着。”


 


 


王源翻了个白眼回房间砰的一声摔上了门,直到客厅响起新闻联播的经典片头,才板着一张脸从房间里出来,王俊凯已经坐到了沙发上,被王源踢了踢小腿,自觉的往旁边挪了挪,任由王源以自由落体一般的冲击力在身边坐下。看新闻联播是他俩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王源有时候还要抱一包薯片在怀里,咔嚓咔嚓的声音让王俊凯恍惚间以为在看电影。


 


 


半夜,王俊凯翻个身把床头灯打开:“你吵得我睡不着。”


 


 


王源怒:“你他妈戴了耳塞吵得到你个屁!”


 


 


王俊凯没说话,起身出了卧室。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王源抄起王俊凯的枕头就砸向了门,本来准备把卧室门反锁了蒙头继续睡,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几声。


 


 


过了会儿,王源捡起卧室门口的枕头拍了拍抱在怀里,循着香味走到王俊凯面前,声音怎么听怎么别扭:“那是我掏钱买的面。”


 


 


王俊凯把自己面前那碗绊了两下,挑起一大口,灰色的棉质睡衣在灯光下看起来特别有居家的味道,安抚了王源点着火星的神经末梢,声音不高不低:“吃不吃?”


 


 


王源撇撇嘴靠在门框上没动:“你不是不爱吃面吗?”


 


 


王俊凯又吃了一口:“不吃吗?”


 


 


王源:“而且你不是晚上八点以后不吃东西吗?”


 


 


王俊凯叹口气,放下筷子把王源看着:“再不吃面就软了。”


 


 


王源这才舔舔嘴唇坐下来:“噢。”


 


 


用筷子戳了戳还热气腾腾的一碗面条,王源发现面底下藏了个荷包蛋,抬头看向王俊凯,王俊凯微低着头在吃面,大概是面条特别好吃,嘴角都带着笑。


 


 


王俊凯某天撞见王源请联合国代表团的一个女同事喝咖啡,王源解释说上次买咖啡忘了带钱是人家帮忙付的,挤挤眼用肩撞了一下王俊凯:“不是礼尚往来么?”


 


 


不久后王源看见王俊凯开车送学联的一个女同事回家,王俊凯理所当然说因为以前坐过这个同事的车,王源问什么时候,王俊凯说两年前,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告诉我要礼尚往来啊”。王源哼了一声:“我看你是睚眦必报。”


 


 


王俊凯睡眠质量不好,但是王源每天玩游戏玩到很晚,大概是发现了王俊凯越来越明显的黑眼圈,王源琢磨了一下,在书房装了隔音板。后来王俊凯发现王源为了不在爬上床的时候吵醒他,睡觉的时间越来越早,索性换了睡衣搬个椅子在王源背后看书,王源被盯了一段时间感觉自己游戏都玩得不顺手了,指关节咔哒咔哒的响。


 


 


王源:“十一点了,你还不睡美容觉?”


 


 


王俊凯悠闲的翻了一页书:“你呢?”


 


 


“我们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我只比你大一岁。”


 


 


“看起来仿佛大了十岁。”


 


 


“你是指身高?”


 


 


“我靠!”王源怒气冲冲的扔了游戏手柄转身就走。


 


 


王俊凯在后面叫住他:“你回来继续玩吧,我是基因好。”


 


 


王源忍无可忍,抬手就把手机砸向王俊凯,被王俊凯稳稳的接住,在手里颠了颠:“不要乱扔垃圾。”


 


 


“那是手机不是垃圾ok???”


 


 


“我说我,”王俊凯走过去一把把王源扛到肩上,“睡觉吧,小垃圾。”


 


 


03、


 


 


X年X月X日,R大新学期报道日,早上七点二十,王俊凯惊讶的看着王源在他起床之后跟着揉着眼睛走到餐桌前,咕噜咕噜的喝干了王俊凯面前那杯温热的鲜牛奶,皱着眉又迷迷瞪瞪的进了洗手间。等王源拿着王俊凯煮的鸡蛋边吃边跟到门口换鞋的时候王俊凯没憋住:“你要干嘛?”


 


 


王源指了指自己别在胸口的R大校徽:“你猜一下?”看着王俊凯一板一眼的表情,王源自己回答,“我作为N大交换生到R大读一年这个解释你接受吗?”


 


 


“…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






“你的字典里大概没有惊喜这两个字?”看着王俊凯的表情,王源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应该有惊吓。”






虽然很不满王源没有提前告诉自己,晚上的时候王俊凯还是任劳任怨的领着中午没找到食堂点了外卖吃的新同学王源去食堂吃饭。食堂的墙上挂着电视,每天雷打不动的播着中央一套,这个时间点正在播放巨资打造的国产悬疑伦理励志类动画片《鬼出没》。王俊凯给王源打了和他一样的套餐,并且在王源拦着食堂阿姨给他的餐盘里扣一勺子白菜的时候拦住了王源。






王俊凯吃东西很快,王源却对着餐盘愁眉苦脸,王俊凯把餐盘都放到了回收处,王源才吃了一半。于是王俊凯百无聊赖的盯着墙上的电视发呆,突然身后传来一群女生的惊呼:






“天哪原来王俊凯喜欢看动画片!”






王俊凯脸色一黑,曲起食指敲了敲王源餐盘旁边的桌面:“快吃,别人以为我喜欢看动画片…”






然后身后又传来更惊喜的一声:“天哪原来是在等王源!我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在王俊凯沉默的注视下,王源默默的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然后和王俊凯纠缠了八个回合,终于让王俊凯同意回去的路上去吃烧烤,再纠缠八个回合,摆事实讲道理引经据典,在最后关头把王俊凯叫的五香味换成了麻辣味。






周末,王源睡得迷迷糊糊起来喝水,看到王俊凯已经在门口整装待发了,问:“今天周六你出去干嘛?”






“我今天开会,不然我为什么穿成这样。”






“你不是天天都穿成这样?”






“你没发现我今天打了领带?”






“你仿佛在问我有没有看出你今天化了妆。”王源翻个白眼准备继续回去睡觉。






王俊凯提醒他:“你今天不是有选修课吗?”






王源的声音闷闷的从卧室里面传来:“我那是在下午。”过了两秒又加了一句,“中午需要帮你一起点外卖吗?”






“如果是炸鸡的话谢谢不用。”王俊凯毫不领情。






王源也不回话,大概是又睡着了。结果王俊凯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餐桌上摆了一桌子的菜,自然不可能是王源做的,王俊凯走近一看,是自己很喜欢的一家中餐馆的菜品,不过那家商店不提供外卖服务,看来是王源下课回来绕路去买的。用鼻子能都想到王源肯定要让自己帮什么忙。






果然王源听到动静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了一瓶刚开的红酒和两支高脚杯:“开会辛苦了辛苦了,吃顿好的补补身体。”






王俊凯好笑的拉开椅子坐下,一脸愿闻其详的表情。






王源不满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就不能平白无故对你好是吧?”






王俊凯恍然大悟的噢了一声:“那是我想多了,吃饭吧。”说着就要动筷子。






王源赶紧拦着王俊凯:“剧本上写,你应该回答是,所以我们再来一次,我就不能平白无故对你好是吧?”






“……”






“快回答是。”






“……是。”






“那我就如实和你说了吧,我那个选修老师啊,让我们交一篇论文,我一看题目中国教育,那不是你的专业领域嘛,不如…”






“噢是我的专业领域啊?以前在模联的时候你不是说你挺了解中国教育的吗?”王俊凯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打断了王源。






王源赶紧又给王俊凯夹了一块鱼:“我那是一知半解,术业有专攻我还是懂的…来这是你最爱吃的红烧鱼。”






“…这是酸菜鱼。”






“没事一个物种。”






“那炸鸡排和炖鸡汤没有区别吧?我们明天喝鸡汤算了。”






“看吧!术业有专攻是多么有道理!炸鸡排和炖鸡汤没有区别?你仿佛在逗我笑!”






王俊凯差点被一根鱼刺卡住:“…你故意的是吧?”






“没脑子。”






“没脑子还敢拿论文给我写?”






王源话接得很快:“我没脑子。”






“我可以帮你写…”






王源挑眉:“但是?”






王俊凯点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正好我有个英文报告就麻烦你了。”






“你英语有问题?”






“你不是说了术业有专攻吗,况且我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不能收点报偿?”






“能换一种方式吗?”






“比如?”






“肉偿?”






“不行。”






“……”王源觉得这种视美色如粪土的人非常垃圾。






一个小时以后,王俊凯在厨房洗碗,意料之中听到客厅传来王源愤怒的声音:“你帮我写的论文只要5000字,你这个报告要8000,王俊凯你个奸商!”






“中文进步很快,”王俊凯擦干最后一个碗放进碗柜里,慢悠悠的走到王源身边:“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你肉偿吗?因为这应该属于我们俩正常的精神和…肢体上的交流。”






王源一拍键盘:“正常?我俩这算是非法同居!”






“行了吧,我可是有本科法律学位的人,你好好写,我也好好写,写完我们再好好,交流交流。”






王俊凯先完成了王源那个五千字的论文,还差个千词结尾没写的王源差点就准备撂担子不干了,后来王俊凯强制执行了一手交论文一手交报告的方法,才让王源坐回椅子上把最后一千词敲完。拿到冠着自己名字但又出自对方之手的文件的感觉非常奇妙,客厅安静了二十分钟,然后王源出声说了句:“勉强吧”,转身喜滋滋的打印出来准备交上去领赏,这头王俊凯也没有口头表示,却用食指在平板上圈出了好几个段落,嘴角压着笑意默默的点头。






不过当天晚上的最后并没有如王俊凯所愿进行任何距离为负的肢体交流,因为王源冲进书房玩游戏去了,虽然这同床共枕了好长一段时间,看起来作风开放但实际上某些经历干净得像张纸一样的小年轻和长得就非常根正苗红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性冷淡这样的组合,到现在都还停留在黑夜里情动之时互相背过身等滚烫的岩浆自然冷却的关系,抽屉里早就备好的杜蕾斯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作业交上去之后一直风平浪静,直到王源有一天上课快迟到了在嘴里碎碎念:“我预感迟教授今天要点名我只有十五分钟了…”






王俊凯才眉头一皱,据他了解R大姓迟的教授只有一位:“你教育政治学的老师姓迟?不会叫迟兼吧?”






聪明如王源,一看王俊凯的表情就反应过来:“你别跟我说你国际贸易的老师也是他啊。”






王俊凯面色沉重“我估计我俩已经暴露了。”






如王俊凯所料,他们在各自的课上都听到了来自迟教授的由衷的赞美:“王源同学对中国教育的了解相当透彻啊,不敢相信这篇论文出自一个在中国待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的人之手。”以及,“王俊凯同学这篇英文报告只能用完美来形容,用词通顺严谨自然不用说,关键是地道,没有留学经历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已经非常不错了,能把英文用得像母语就相当厉害了!”






王俊凯&王源:“……”




 


 


04、


 




王源是一个从小过圣诞节长大的小洋人,每年他都把想要的礼物写好放到床头的圣诞袜子里,从变形金刚到机械键盘到外星人电脑,无一例外的在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他的床头,直到王源成年那天,王源放进去的纸条上写:今年想要一辆跑车,第二天床头空空的,但是纸条上多了一句话:


 


 


亲爱的,你还没有驾证。By the way,there is no santa。


 


 


王源翻了个白眼。


 


 


王俊凯是一个从小过传统节日长大的五好青年,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冬至吃羊肉,元宵吃汤圆,清明时节雨纷纷,遍插茱萸少一人。至于愚人节,万圣节,感恩节,恕他不感兴趣。


 


 


今年的圣诞,王俊凯在浓浓的节日氛围里目不斜视,商店的橱窗大多装饰了彩灯和雪花,圣诞树上挂着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彩纸包装好的礼物,都在头上顶着大大的蝴蝶结。王俊凯的脖子上是王源强制性围上去的墨绿色围巾,据说是王源手打的,王俊凯表示不相信,亲手打开包装还差不多。


 


 


王俊凯耐着性子在蛋糕店排队买王源想吃的蛋糕,刚刚低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抬眼就看到服务员戴着红红的圣诞帽子亲切的询问要不要多买两个,买三个蛋糕可以送一个小的圣诞老人。王俊凯面无表情:不要。


 


 


一步一步靠近收银台的时候收到王源的短信:回来过节啦~


 


 


王俊凯回:不过。


 


 


王源:真不过?


 


 


王俊凯:不过。


 


 


王源:sure?


 


 


王俊凯:不过。


 


 


仿佛在和自动回复对话。王源没有再回,王俊凯把安静下来的手机放回口袋里,想了想又掏出来再看了一次这几句毫无营养的对话,转头看向了蛋糕店放圣诞老人的玻璃柜子,在灯光的作用下,好像连红帽子红鞋子白胡子的圣诞老人都带上了奶油的香气。


 


 


王俊凯回家的时候王源难得的趴在沙发上翻杂志,客厅里有一颗还没装饰的圣诞树,王俊凯走过去把蛋糕纸袋递给王源,王源惊讶的从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圣诞老人。


 


 


王源:“你不是不过圣诞吗?”


 


 


王俊凯冷静的陈述事实:“买三个送的。”


 


 


王源不再接话,也没有邀请王俊凯一起装扮圣诞树,王俊凯咳咳两声进去洗澡,王源坐在客厅吃蛋糕。


 


 


王源也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王俊凯在床头看新闻,客厅隐隐约约好像亮着灯。


 


 


王源出去看了进来走到王俊凯面前:“真不过圣诞节?”


 


 


王俊凯眼睛都不抬:“不过。”






“今天平安夜。”






“不过。”






“那你为什么去装扮了圣诞树?”






“怕你没有树那么高。”


 


 


王源:“……礼物也不要?”


 


 


王俊凯:“不要。”


 


 


王源有点生气了:“我再问你最后一次。”


 


 


王俊凯终于抬头,目光落在王源的腰上,白色浴袍的腰带换成了一根红色的丝带,末端还有个铃铛,王俊凯的眼神瞬间变得危险,王源在这样赤裸裸的注视下渐渐红了脸。


 


 


“喂,拆礼物吗?”


 


 


眼看着王俊凯就要扑上来,王源用手紧急的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你会吗?”


 


 


王俊凯好笑:“这些东西无师自通,况且就算实战经验缺乏但理论知识储备还是很足的。”


 


 


王源:“……”


 


 


王俊凯俯身吻了一下王源的嘴角:“再说了,熟能生巧。”


 


 


卧室里铃铛声响成一片。


 


 




 


 


 


第二天早上王源醒过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去学联开会了,床头压着一张纸条:


 


 


你以前问我们俩这么不一样为什么可以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


你的腿间刚好能嵌入我的腰身


你的柔软刚好能接纳我的坚挺


 


 


明明分开来每一个字都十分正常,组合在一起就变得色情无比。


 


 


自诩情场老手的Mr.Wang红了脸,在心里将西装革履的王先生骂了个遍,翻身起来在纸下面接了几句


 


 


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风筝有风


海豚有海


我存在在你的爱


 


 


 -End.


 



评论
热度(2965)
  1. Roy Wang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鹿源圆❄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转载了此文字

© chuyib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