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yibo

哟呵

医魂摆渡

坏人。:

今天更了两章哈,注意别漏下14章


 


1 4章链接   /   序章


 


15.出手


 


3号手术观摩室—‘心脏瓣膜术’


下午14:20


 


室间隔缺损修补完毕表明手术进程顺利,剩下的只需修复二尖瓣关闭不全,就圆满完成了,朴植金手中的柳叶刀在无影灯下依旧闪着光芒,他专注的目光正不断地在那颗羸弱的心脏之上找寻残缺。


“现在,准备二尖瓣修补。”流利的英语,难得的开口指导,身侧的韩智爱微微颔首,胡杰呼了口气,额上渗出的汗水,不知是不是之前太过执念于胜负而压力过大导致,麻醉师汇报着稳定的生命体征,监护仪上的波律正不断催促着时间的流逝,王源依旧垂眼细细观察手术,沉默的很,以至于朴植金都快忘了他的存在。


于他来说,这场手术的主宰者,只有他自己。


垂目,定位,提刀,没有一丝犹豫地从原先的首刀切口的外上方左心房处破开另一个切口,刀法依旧细腻精准,缺损的二尖瓣很快被全数剔除,没有损伤任何神经,让所有人叹为观止,朴植金扫了眼时间,微皱眉头,这个还不算复杂的心脏手术做的要比以往慢,那可不行,手中的柳叶刀越发加快了速度,“准备人工瓣膜。”


他朴植金,一向以快速精准著称,既然是交流会就更要好好发挥出更高的水准。


“你。”他抬起眼,看向那头正准备人工瓣膜而被自己叫停的胡杰,用空出的左手指了指右心室的首刀破口,“这个口你来修补。”


胡杰先是一愣,再是一惊,最后有些呆滞的望向对方左手指向的那个右心破口,朴植金是在邀请他一起完成手术?


不,那人眼底的轻佻很明显,突然这样的要求很明显是想同自己比赛,缝合的速度和缜密度都是挑战一位医生的技术活,一颗心脏的两侧切口交由两位医生同时进行修补,倒是最直观反映手术技能的证明,况且…对方需要将人工瓣膜缝合上之后才能开始真正的心脏切口缝合,而他只需完成切口的缝补就可以了,朴植金这样做的目的难道是想告诉自己,他就算多缝合一个人工瓣膜也能在自己完成右心切口缝合之前赶上自己?


是想让他赌上医院的荣耀上场吗?


名与利似乎都不重要了,这是一个人格在不断挣扎,他学医数十载,论技术虽不如对方有天赋,但他的自尊心更不允许被人如此践踏!


外围的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结局,他既然上了这个手术台,那就有义务接受这个荒唐的挑战!


好!


他沉着气将手中的人工瓣膜交给身侧的王源,走向右心室切口的正对位置,对上朴植金的眼睛,昂首道,“接受挑战。”


语毕,他侧头转向后方的器械护士,“1号缝合线。”


朴植金意味深长的扫了眼正埋头准备缝合切口的胡杰,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后斜向王源,“人工瓣膜。”


王俊凯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便将手中的人工瓣膜递了过去,他一向不参与这种毫无意义的斗争,却在望向胡杰埋头缝合的切口时微怔了下。


‘怎么了?’明显感受周遭气流的变化,眼前的镜像锁定胡杰不断穿缝的可吸收线,王源有些不解。


‘你仔细看右心室和肺动脉的交界处,有问题。’王俊凯望向那稚嫩心脏的眼神中闪出一丝锋利,危险了。


王源有些近视,那几乎都是红色的心脏内膜本就让他看不大清晰,加之胡杰不断缝线的手在眼前穿动,更是阻扰了他观察心脏的想法,就在他伸长脖子想更看清情形的同时,胡杰突然停下了动作,直挺挺的看向还未缝完的心脏破口,不动了。


就在那一刻,王源也看到了。


那正被撑大的心脏破口内,位于右心室靠近肺动脉的出口处,一个类似半圆的肿瘤正隐隐被藏于肺动脉瓣之后,正是体外循环的原因将血液充分引流之后,它才隐隐露了出来,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室间隔缺损的手术上,恰好忽略了这一隐藏性病症!正如十岁小儿的心脏,就算术前做了全面的心脏拍片,也是有可能遗落了这一重大情况,这半小拇指大小的肿块紧贴肺动脉瓣膜,隐藏极深,周围遍及血管及神经束,若整个切除有极大的可能损伤肺动脉造成永久性肺性脏器及心脏的实质性运行,但若是一小部分的切除,没有高超的技术压根不能将缺损的瓣膜修补!


胡杰估计也是发现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肿块,脑袋一懵正不知如何是好!


心脏手术的进程过半,时间的控制有限,长时间延时,对于心脏的术后修复是非常不利的,如果切除肿瘤那时间更是要将近延长一半!动刀不好,更是有生命危险,再者十岁小儿的心脏不如成人稳健,手术难度猛的上升一半!


‘很危险,前贴肺动脉瓣膜,后粘肺动脉,怎么办?’王源锁着眉,他虽对临床手术的了解甚少,但在解剖学领域上也算知识全面,这种紧贴重要瓣膜的肿瘤的切除很是困难,心脏是贲血主机,如果没有通畅的各个血管分支,最后也只是个摆设,肺动脉是衔接呼吸和血液动静脉交换的重要分支,肿块切除的不甚,很有可能剥夺掉这个年轻的生命。


‘必须摘除,立即。’王俊凯紧盯着那个肿块,走向那头的胡杰。


护士正不断地擦拭胡杰额头越发增多的汗水,这场手术里老天似乎和他开了好多个玩笑,但眼前的这个突然出现的肿块是最大的玩笑,他压根都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手术前,他看过这个孩子的心脏拍片,那时候,压根就没扫到这个肿瘤,这位置,真是藏得太隐蔽了!胡杰觉得自己几乎没法呼吸了,这样的局势,这样的挑战,这样的陌路,将他几乎逼入了死角,他眼角的余光感受到了那头突然停止一半手术望向自己的朴植金,对方似乎也发现了那个棘手的肿块,但手中的二尖瓣修补术正在关键时刻压根没有时间过去查看情况,朴植金这一举动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到胡杰身上,不到几秒时间内,会场外的放大手术屏瞬间锁定那小指甲盖大小的肿瘤清晰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快看!有个肿瘤!”有人惊呼道


观摩室议论纷纷,这突然蹿出来的棘手肿块,真是要命了,王玖倒吸了口凉气,这情况严峻的不是一点两点,这种位置的肿瘤如果没有在术前仔细研究切除方案,现场临时切除,风险极大,看胡杰的反应更是一筹莫展,她微扬的细眉顿时紧皱,却看到王源折身撤了手套,垂眸迅速换上副新的,随后走到胡杰身侧,那双杏眸隐隐透出股熟悉的凛冽,她一愣,不可思议般地连眨了两下眼睛…


好像…


 


“胡医生,现在时间很紧迫,再不快点解决,恐怕…”帮忙擦汗的护士有些紧张的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这种情景之下的确不适合什么处理都不做,胡杰没有说话,像是陷入了死胡同里紧盯着心脏不说话,正踌躇之际,王源走了过来,胡杰发现了他,却依旧没有说话。


“还在犹豫什么,切了它。”那是有些清冷的嗓音,却带着些命令的意味,胡杰断没有想到王源会以这种语气同他说话,一个年轻的新医竟然会这样没有等级之别的命令自己,一股怒火从脚底腾升,他本就被眼前的肿瘤整的踌躇不已,再听到这样的命令语气,更是怒火中烧,他抬起头刚想斥责王源的时候,对方迅速夺过他手中的柳叶刀低头就往那个肿块移去,所有人都被王源这个举动吓得站了起来,朴植金差点没拿稳手中的缝针,“疯了!快阻止他!”


胡杰几乎是第一时间冲上前把王俊凯手里的柳叶刀抢下的,“你做什么!”他喘着粗气,怒火中烧,“混蛋!这样一刀下去,这个孩子就没了!滚!给我滚!医院正式撤了你的职!”


朴植金也被吓得不轻,对王源的印象加上了鲁莽两字,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这种人怎么会给派到这场交流会上。


台下,所有人都在怒骂王源的同时,成峰露出了得逞的笑,好,很好…


王玖几乎是冲上去的,她跑到了观摩台的最前排直勾勾盯着手术台上的王源,没有错,那拿刀的手势…明明就是…就是…


 


‘很好,你成功的又把我的名声砸了。’王源有些头痛似的无奈,对于王俊凯刚才的举动他也被惊了下,看看,所有人都在骂自己是疯子。


‘没事。’王俊凯无视着所有人的注目,面无表情的转向胡杰,扯掉被污染的乳胶手套,拆了第三双重新戴上,‘等会再赚回来就好。’


 


胡杰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正扭曲着,他瞪着王源的眼神似乎可以冒出火来,王俊凯斜了眼钟表,又浪费了2分钟,他面向胡杰,语气很淡,“一个医生上了手术台就不该有任何顾虑,你已经拖延了10分钟。”


精致的杏眼消了以往的温柔,一点点的渗出些凉意,湛黑瞳眸似乎可以看透灵魂似的望向对方,带着难以言语的压迫感,胡杰突然腾升出些许胆怯,像是与生俱来的忌惮,“你以为这个很容易切…”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王源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胡杰被这话噎住了喉咙,说不出话,他转向朴植金,如王者般冷睨,“如果你有能力,就先把二尖瓣修补完毕再来处理这个情况。”


朴植金惊愕的看着他,似乎从没有新医会用这种语气同自己说话,他很生气但身侧的韩智爱却非常理智对他点了下头,她似乎很同意王源的建议,的确,任何手术的进行,都不能被中途打断,他皱了下眉,打算先把手头上的二尖瓣修补完后再处理这事。


“0号线,二尖瓣修补术继续。”


 


观摩群中有人非常不理解朴植金的行为,按理说直接把那个王源踢出去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听他的话。


成峰上扬的嘴角开始有了下垂的趋势。



胡杰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样的王源竟会产生种怯然的心态,但他看着自己手中的柳叶刀,又看了看不断向前走的钟表,想起王源刚说的话,他明白,这个手术,他必须做下去,不能再耽搁了,也不能失败。


这是个生命,他有义务尽力去做到最好,那对为孩子四处奔波碰壁的父母正泪痕满面的跪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待着手术结果,他是名医生,这是他的义务,


亦是使命…


他知道王源正往自己这边转过身来,手中的柳叶刀似乎有了下刀的意义,他换了副手套,接过王源递来的柳叶刀,吸了口气,正色道,“现在进行瓣膜肿瘤切除术。”


手中的柳叶刀似乎充满了能量般,刀尖闪着光芒,下手的第一刀从肺动脉瓣的内侧缘开始,胡杰的入刀缓慢,目光专注,却在刚入第一刀的同时,心电监护瞬间响起了刺耳的警报,他过分专注的精神一瞬间被震了下,刀头一动,动脉瓣膜被猛的划了一刀,隐藏在之下的部分血液涌了出来,糟糕!


“血压不稳!52/50!”麻醉师急忙喊了出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突发情况弄的措手不及,观摩室外人头攒动,各个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这手术也太惊险了!整一车祸现场!


朴植金斜了眼监护,手中的二尖瓣即将修补完毕,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他看了眼那头看起来似乎永远都不靠谱的胡杰,有气撒不出,“护士去…”


“右旋糖酐500ml快速滴注,升压药准备,外围护士准备备用血液!”清亮的命令瞬间抢在他之前传达,王俊凯面无表情的扫向监护器,胡杰面临压力的心态始终还是不行,那错手的一刀又将手术难度提高了,这下,不仅要完美切除肿瘤还要将动脉瓣修补完毕,10岁小儿身体的承受能力支撑不了多少,朴植金那头二尖瓣的修补快完成了,但是再不抓紧时间,药液能支撑的效果也不能维持下去,情况紧急。


眼看情况越发严峻,那头的护士还是有些犹豫的站在原地。


“需要我再说一遍?”他猛然提高的嗓音,带着冷冽的眼神有着毋庸置疑的命令,护士一惊,本能地应了声慌忙跑去取血。


朴植金也没时间管王源了,他必须把手头的事解决了,等会再尽快把肿瘤取了!


观摩台上的医生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多,不知道是谁将这场手术出了紧急情况的消息传了出去,迅速整个医院有空的医生全看戏似的往里跑,这下,人更多了。


胡杰直着腰,任由护士将他额上的汗水全数擦干,他听着耳旁传来的心电警报看着那被误切的动脉瓣膜,越发沉默了。


这下,该怎么办。


 


‘现在怎么办?直接抢刀?’王源蹙眉看着乱了锅的手术室,这些人的心理素质还是有待加强,但是…他看着那正面临生死一线的十岁小儿,想起了那个曾经自己无能为力而没有救活的园园,内心突然激发出一股难以言语的感觉,周围的白雾带出一丝蓝意,血管内的血流速度快了几倍,王俊凯一怔,十指的指尖触敏度似乎让他回到了原来的身体,难道…


‘王源,你的表现我很满意。’


身侧的白雾掺杂出越发增多的蓝色,王源似乎感受到自己虚渺的灵魂正能感受到外界,他的手,竟有触觉!


‘这是什么情况?’他的身体不是正被王俊凯的灵魂使用着吗,为什么自己居住在体内的灵魂也同样能感受到?!


‘你还不懂?’王俊凯冷漠的神色内散出一丝了然,‘我们,双灵魂合体了,我指尖能感受到的,你同样能感受到,现在,我的灵魂正操控着你灵魂。’


‘也就是说…’


‘我做手术的话,你也能随我感受到任何触感。’


双灵魂合一?王源能感受真实的触感,手腕的失重力也在一点点恢复起来,周遭的蓝白色迷雾将他重重包裹,他闭上眼,感受着灵魂在游走,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如身临其境般的清晰看到了手术台面的情景,对面是埋头手术的朴植金,身侧是几近抓狂的胡杰以及观摩室外密集观看的人群,耳边传来刺耳的心电警报,鼻尖扫过消毒水特有的翻新味,他现在,就如亲临手术台般,真实的不能在真实了。


体内暗涌的能量越发显著,王俊凯握了下拳然后再放开,‘我刚握拳的时候哪个手指头动了?’


王源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想笑,但又碍于面子,只得忍着说道,‘中指。’


‘不错。’很是满意双灵魂进一步融合的结果,王俊凯原本有些皱紧的眉头微微松开一些,王源还沉浸于灵魂共体的新鲜感的同时,颇为低磁的嗓音隐隐透入耳内, ‘走,现在去把你的名声赚回来。’


哪有下不去的刀,只有不自信的人。


任何的手术,不仅考验的是手术技巧,更考验心理承受度。


没有借口…


 


胡杰是彻底被打垮了,事情的严重性越发脱离轨迹,他一次又一次拾起的信心,终是被打的支离破碎,他是不是应该等待朴植金做完二尖瓣修补术后过来替自己收拾残局,他这一生的职业生涯,终是毁于自己手里。


这一生的骄傲,荡然无存,手中的柳叶刀颓然落地,他望向观摩室外所有朝自己看的人头,无奈地垂下头,如落败的将军般走下台阶,最终颓废地瘫坐于地,苍白的脸没了血色,有人过去扶他起来,他却如石像般望着手术台,一动不动。


无影灯下的朴植金依旧埋头工作者,韩智爱不断的给予辅助,麻醉师看着极其不稳的心电监护,有护士急忙送来了备用血液…只有他,如废人般无济于事…



绿色的手术衣将略为消瘦的身体覆盖,头上的帽子与口罩衬出一双锐利的杏眼,隐约之中还有些上梢桃眼的轮廓显露出来,器械台上最后一把柳叶刀不知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当所有人反应过来时,无影灯下斥满妖异的刀锋在落刀的一瞬间将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吊至高空…


 “阻止他!”


观摩室全场喧哗,朴植金还在怒吼的声线穿绕手术室…


来不及了…


 


入刀迅猛,快的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妖异的刀锋在灵活的手腕下开始了最为原始的剔除,它像是被注入了寒冰,刀锋所到之处,血液几乎都被冻结了,贴着动脉瓣膜的后壁在几刀之后,竟只有几丝血液流落,已经进入手术状态的男人双眼锐利,手法娴熟的不可思议,几乎要冲上前阻止其手术的所有人全数被这手法瞠目呆在原地,朴植金几乎是第一时间被震惊的,那妖异的柳叶刀看的他头晕目眩,眼前这个年轻新医简直给了他一击当头棒喝,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入刀和剔除手法,在原先受损瓣膜的基础上竟能避开受损神经一路将肿瘤剔除下来!胡杰同观摩室外所有人的表现一样,瞪大着双眼说不出任何话,谁能想到一个年轻的新医竟有如此高超的技术,入刀精准,刀刀凌落,几乎是一瞬间的事,紧攀瓣膜的肿瘤被迅速剔除!


右腕充满柔韧性的执刀,王源明显感受到王俊凯的技术高超,即便他的灵魂现在由那人控制,但这真实的执刀速度简直也让他震惊的难以言语,手中的柳叶刀似乎被赋予了灵魂般,充满着神奇,他从未做过手术,但这首发的第一次却让他爱上了那种感觉!


王俊凯剔除肿瘤的时候,又扫了眼钟表,发现时间与自己预料的一般,控制的刚好,一分不差,他眯眼观察被胡杰破损的肺动脉瓣膜,正中开裂,已经进入手术状态的他,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影响自己,他释放着久违的手术激情,也和死神争夺一个年轻的生命。


没有沾染多少血液的柳叶刀被退至器械盘内,一把全新的镊子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右手上的,左手的缝针已经蓄势待发,动脉瓣膜的修补是最需缜密的,王俊凯在缝补之前还不让嘱咐王源一句,缝合的时候需要提起百分百的细致,这种情况禁不起任何马虎,细细尊听的人感受着双手的触感,对手术知识的涉及大批量选择接收。


 


朴植金不知何时完成了二尖瓣修补正同全场寂静的人群共同观看王俊凯的瓣膜缝合,瓣膜吻合口容易出血,所以对缝合的要求更是严格,


弯针被刺入瓣膜,牵扯出带血的红色细线,双手协调很是灵活,缝合针间的间距几乎如教科书般精准的不可思议,一点三毫米的紧密缝合将裂口处修补的更为密集,这样的缝合最为牢靠,即便动脉恢复贲血功能,瓣膜在强压力下的承接能力不至于会让裂口再次破损,如赋神奇的缝针技术让人目不暇接,琥珀色的杏眼映出认真,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肺动脉瓣被修补完毕,发现那头朴植金的二尖瓣手术修补已经完毕,王俊凯手中的速度又提了一个度,心脏长时间的缺血会造成心肌缺血坏死,即便心肌液的灌注也经不起时间的流逝,最后的心脏破口修补王俊凯几乎是两手并用的,缝针速度在加速的同时也时刻保证着缝合质量,当王俊凯把吻合口缝合妥当后,监护器停止了刺耳的警报,朴植金从未看过如此精彩的手术缝合,他望向王源的眼神再无之前的轻佻,而是敬畏,敬佩而生畏,持针的镊子被放回器械盘,心脏手术彻底完成。


剩下的只是停止体外循环机,恢复正常心脏血运循环。


王俊凯对上朴植金的视线,沉默许久后的第一句却是,“核查血运良好后,关体腔的事交给你和胡医师了。”


他低头看了眼依旧处于深度麻醉中的孩子,眉梢渗出一丝温柔,随后便折身走下了手术台,越过惊愕的胡杰时停了下来,他的声音很轻,胡杰却听的分明。


“永远都不要质疑自己的能力,你的失败源于内心。”


站在观摩室外的人不约而同的集体起立鼓掌,王俊凯只是扫了一眼便起身走出了手术室。


双膝相跪的年轻父母正如抓紧救命稻草般地朝他跑来,他有些冷漠的眉眼衍出一丝耐心,“没事了,等会就会出来。”


身后的父母如得到救赎般,掩面而泣…


 


‘今天的手术感觉如何?’


‘不错。’充满惊险的手术让人毕生难忘,王源的心情着实说不出的畅快,只是灵魂结合的时间着实不够长,刚一结束手术就又被打回原形般回到虚渺的白雾内,他嘀咕了句,‘就是太短了。’


‘什么?’


‘没什么。’


王俊凯垂眼低笑了下,颈部紧绷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双灵魂合体的副作用又上来了,全身尽是泛酸的难以言语,看来回去需要再休养下身体才是。


 


“王源!”刚脱掉手术衣,便被后头的人叫住,王俊凯回头一看,就见王玖朝自己走来。


 


 


‘是你姐欸。’


‘我有眼,看的出来。’



 


 


 


 

评论
热度(551)

© chuyib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