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yibo

哟呵

萍水相逢(二十八)

海啸霜:

年下,高干凯×总裁源


上两章




7000+啦,拥抱各位


(二十八)


 


直到抵达H市,王源心里那股冲动劲才稍稍减退,不安和迷茫也涌了上来。他俩……这算是私奔了?


王俊凯原本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见王源脚步慢下来,便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地替他拉过手里的行李箱,然后自顾自地往前走,像是不允许他反悔。行李箱的轮子在水泥地上滚过,发出轻微的响声,少年微微低着头,头发被暖风吹得乱飘,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勾勒出愈发成熟的身形,两条长腿一迈就是一大步。


背影看上去无惧无畏。


王源愣了愣,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刚刚回来,两人也没什么时间研究“大计”,王源把行李往客厅一搁就争分夺秒地赶着去公司开会了,顺道把王俊凯送去了学校。


日子仿佛就是在照常过,可谁心里都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


晚上,王俊凯照例在公寓等王源下班,等到上下眼皮打架才听到门口的动静。


休假了好长一阵,公司里要处理的各项事务多到数不清,遑论王源还要为有可能到来的“恶战”做好准备,进家门时他感觉自己骨头都快散架了,满脸遮不住的倦容。


王俊凯自然发现了,等王源坐下来喝了一杯水,他才抿了抿唇,踌躇道:“源哥,我想跟你商量点事。”


“嗯?”


“我想……”王俊凯皱了下眉,才继续道,“我想去找工作。”


王源差点被水呛到:“你说什么?!”


“我就是觉得你太累了,我……”


“你以为你过得顺风顺水了,生活就真的对所有人都这么容易啊?”王源给他气笑了,“我警告你啊,不许再想这些有的没的,就专心准备高考,听见没?”


王俊凯低着头,不情不愿地“噢”了一声。


看他这样,王源也顺着往下低了低脑袋,伸脖子去看少年的表情:“干嘛?你该不会是怕我养不起你吧?”


“不是!”王俊凯立马竖起眉毛,忿忿道,“……我没想要你养。”


王源闻言笑了一声,心里当然明白他是怎么想的,也不去跟他争,伸手摸了摸肚皮:“饿死了,有什么吃的?”


“每天回来这么晚,天天都只能吃重新热过的东西。”王俊凯嘴上还在嘟嘟囔囔地抱怨,却仍旧任劳任怨地起身去厨房,走两步便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他个子好像又长了不少,动作时T恤被带得往上窜,露出一截肌肉漂亮的腰来。


王源看着他,蓦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像黄油一样暖暖地融化了。


 


窗户那边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外面下起了夏夜的雷雨,将夜景晕成模模糊糊的光圈。


拥挤繁华的宽阔马路,耸入云霄的高楼大厦,流光溢彩的霓虹街灯——城市日新月异,每一个晨昏流转中,大街小巷流淌过无数的萍水相逢,无数的风花雪月,也有无数红男绿女在这里擦肩又在这里重逢。


至少这一刻,他能在这样喧嚣又偌大的烟火人间拥有这一处小小窗口,看厨房炊烟袅袅,看灯光柔柔笼着爱人的背影,日子简直闪闪发光。


幸福到甚至生出一丝患失的惶恐。


 


少年动作利落地开了火,打算将菜重新炒热一遍,被从身后走过来的青年轻轻拍了拍肩膀:“我自己热吧,你快去学习。”


王俊凯头都没动:“没事,很快就好。”


他将菜倒进锅里,听到对方又开口了。


“……别耽误你了。”王源低低道,“事实上我已经耽误你够多了。”


 


闻言,王俊凯转过身来,垂下睫毛定定地盯了他片刻,突然伸出两只手臂,将人圈进怀里。他嘴唇贴着王源耳边的发丝,温声道:“源哥,你不要老是瞎想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他似是知晓王源心中所想,又撒娇似的用下巴蹭蹭他的脸颊:“好了我知道了,我不说幼稚的话了,我会好好复习,好好高考,考上H大,去当你的学弟,这样行不行?”


王源没忍住笑意,伸手摸摸少年后脑勺柔软的头发:“你知道就好——但是还是得去学习。放下吧,我来。”


王俊凯扁扁嘴,把铲子塞到王源手里才慢吞吞转身,还不放心,一步三回头的:“你能行吗?”


“你说我能不能行?”王源色内厉荏地瞟他一眼。


王俊凯坏笑:“说不准。”


王源也不理他了,他就继续唠唠叨叨:“你别嫌麻烦就统统用微波炉热啊,有辐射。那个炒虾仁可以再放点盐,好像有点淡。”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最近跟个老妈子似的——我等下弄好了叫你出来吃夜宵。”王源催他,看他不情不愿地走了两步,又把人给叫住,“对了,你最近有没有好好上课?别老到处瞎跑。我记得你之前成绩还不错来着,最近缺了这么多课,影响大不大?”


王俊凯抓了抓头发:“没事,反正都是复习课,天天也就是做卷子,不讲新知识,我多刷几天题就补回来了。”


 


话虽是这样说,他心里也不是没顾虑,于是第二天就去报了个补习班,每天学习到深夜才踏着晚风、披着星光回家,恰好能跟王源前后脚进门。回家后他也不休息,继续自觉地挑灯夜战,虽然累但也算充实。


现在他不能靠任何人,自己得做到最好。


 


王源当然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关于风盛国际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毕竟客观而言,E风科技对风盛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可也不知道王义那边是什么意思,现在合作仍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并未如猜想般横生枝节。既然如此,王源便也不动声色,只是暗暗做足了准备。


要拼也要有足够的底气。


他们与风盛之间定的是长期合作计划,如今市场竞争激烈,要是真的流失这个大客户,或许要再开发几十个新客户才能堪堪弥补回来,工作量陡然增加。


 


而他很有可能即将要面对的暴风雨,事业只占据小小的一部分。需要操心的地方太多了,偶有空闲时间,王源脑海中总是思绪杂乱,只能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乱揣测,事情再多,也都要一样一样慢慢来。


 


王俊凯似乎也对王义有很大顾虑,某天王源下班比平时更晚些,少年脸色就变了,拿着杯温牛奶郑重其事地跟他说:“要是我爸真的对你、对E风科技做了什么,你一定要告诉我。”


王源只是笑笑:“能做什么?别瞎操心了,我有那么弱吗?”


可他着实感到进退维谷。


 


虽然王俊凯现在是跟着他走了,王义天高皇帝远,暂时没工夫管他们,但并不是不能管,也不是管不到。他不能不提前考虑最坏的情况。如果到最后,他们努力过了,拼过了,王义就是始终不同意,他除了放手还会又什么更好的选择?难道真的找个没人的地方,让王俊凯抛下一切同他私奔吗?


就算是迫不得已,王源心中也不愿意逼王俊凯在自己和他家人面前做选择——或许十八岁的男孩会冲动莽撞地选择爱情,可这难道不是害了他吗?


谁也不能保证未来会怎么样,是不是一辈子就只会爱一个人,就算他有这个自信,可是王俊凯呢?他还那么年轻,等他的人生观和恋爱观都更成熟了,等他发现有关这条路的艰难,现在还只是个开始——到那个时候,他还会觉得自己当初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吗?他会感到后悔吗?


 


 


五月一眨眼行至末尾,树梢上蝉鸣阵阵。


两人回H 市也快两个星期了,王俊凯定期会和方晴联系,好让母亲放心。王义人仍旧在欧洲,看来这回要谈的生意和要处理的事务似乎有些棘手。照理说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跑了,但不知道是因为自大地认为反正儿子迟早要听话便不屑于再插手,就让他继续“苟延残喘”,还是因为母亲在其间做了说客,或者阻挠了信息传递——总之王义暂时没来找过他们什么麻烦,日子反常的风平浪静。


即便如此,王俊凯也清楚他爸不可能真的一直不管他,除非他被气到不想认自己这个儿子。他想了很久到时候要怎样同父亲对峙,可各种念头又一次次被推翻重来。琢磨了好多天,王俊凯始终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他干脆做了个大胆又孤注一掷的决定。


他偷偷给爷爷——王致辉老司令员,写了一封信。


 


王俊凯是司令家的宝贝金孙,从小被宠得没边儿,这事儿连左邻右舍都知道。小时候王俊凯调皮捣蛋,王义要揍他,他都是往爷爷的藤椅后边儿躲。老司令胡子一吹,王义也只能站在一边儿拿眼神瞪他。


不过这次要“求助”的事非同小可,可不是小时候那些没心没肺的小打小闹,爷爷是比父亲还要老一辈的人,要接受起来恐怕更加困难,王俊凯怕爷爷生气,会受刺激伤了身体,于是一直没敢做这个打算,而这回,真是山穷水尽,一筹莫展了。


况且他知道,爷爷跟他,其实也算是有过相似的经历——因为门第之见,王致辉司令与王俊凯的奶奶当年也是不顾众人反对偷偷私定终身的。即便最初没有得到太多祝福,甚至被断言不会有好结果,可两位老人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如今再没一个人敢说他们不登对。


 


 


王俊凯摊开素白信纸,拣了支钢笔,写道——


“爷爷,您以前总跟我讲您的故事,说您和奶奶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所以无论多少人阻碍,多少人反对,你们也还是走到了一起。我想,我也很幸运地遇到了这样一个人……”


……


 


窗外的叶子飘了飘,天空一碧如洗,阳光碎裂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与高楼之间,微风如湖水般温柔。


蝉鸣一天一天愈发喧嚣热烈,一排麻雀在电线杆上扑簌几下翅膀,没心没肺地飞了下来,穿针引线般牵来了亟不可待的六月。


 


高考前三天,学校都开始放温书假,王俊凯晚上去的补习班也是最后一天了。他在里面多待了一会儿,将卷子都理了一遍,才单肩挎着书包走出来。路边的合欢树开出粉色的花,少年从满树繁花下探出去一眼,视野中出现一辆眼熟的车。


与此同时,王源按下了车窗,朝着他微微笑了笑,侧脸线条在月光掩映下显得分外温柔。


 


“怎么会来接我?”王俊凯拉开门上车,将书包往后面一丢,满脸掩饰不住的惊喜。


“不是最后一天了嘛。”王源递给他一罐咖啡,看着少年飞快地拉开拉环喝了一口,舌尖还稍稍伸出来舔了一下嘴唇,像只小猫。


他感觉像是稍稍放下了一半的心事——没几天就要高考了,王义那里还是没大的动静,那在此之前,至少应该不会起什么波澜了吧。


 


车载电台放着抒情的英文歌,车子掠过一盏盏昏黄的路灯,马路上车流拥挤,车灯缓缓汇成一条闪亮的银河。开到半路,王源忽然扭过头,问了一句:“回去打算怎么复习?”


王俊凯瘪瘪嘴,知道对方又要“教育”他:“老师说放假要放松一点,调整心态,所以不刷题了。”


王源这回倒没像往常一样督促他几句,反而勾起了唇角,眉目疏朗:“那我们去看海吧。”


“看海?!现在?!”


 


王俊凯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但也当然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舒舒服服地靠在了椅背上。


夏夜,车子在宽阔的公路上行驶,城市中稀疏的星辰仿若从头顶盘旋而过。


 


到海边的路程有三个多小时,停车时已经是凌晨,海滩边一个人都没有。潮水柔柔地覆盖过沙砾,波浪在黑夜里显得发亮。


两人也不嬉闹,就并排坐在沙滩边,开了两罐啤酒,分享一只耳机,安安静静地听歌。月光落在海面上,又随着海浪起伏,被一个大浪拍碎了,就散落成闪耀的点点星光,一半点缀在浪尖,一半泼洒到深蓝的夜空。一眼望去,海与天恍若连成一线,远处是深蓝浅蓝层层叠叠的渐变,混着一抹饱和度不高的橘红。


咸涩的海风吹来,吞没了潮水般的心事。


 


王俊凯垂首撩了把额发,露出来的两道眉毛英挺而坚毅。前些日子写的那封信,完全没有得到回复。爷爷没有对此作出任何表态,没有表示支持,甚至也没有勃然大怒。信件恍若石沉大海,王俊凯都怀疑他并没有收到。


他往前倾了倾身子,无意识地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王源举着啤酒喝了一口,侧头看他:“冷吗?”


 


“没有,”王俊凯摇摇头,朝他那边挪了一点,让两只脑袋靠在一起,低头不知想了些什么,蓦然小声开口,“源哥,我是不是经常说些幼稚的话,做些幼稚的事,让你觉得很辛苦?”他抬着眼,注视天上那轮皎洁的月亮,睫毛在夜色中浓成一小片阴影,抬起下颌时脖子上牵起青色的筋。


王源舔舔嘴唇,若有似无地尝出海风的咸味,不知道王俊凯是被此情此景触碰到了哪一根敏感的神经,居然突然开始做起了“自我检讨”。他轻声笑了,意味深长道:“嗯……好像确实有点。”


听到回答,王俊凯也没有泄气,他微微侧过身形,伸出手来,握住了王源原本放在沙滩上的手。掌心间还粘着几颗沙砾,弄得人有点痒。他轻轻把对方的身体掰正,让他正面对着自己,然后低下头,将温热的吐息喷洒在王源的鼻尖。


“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很多地方做得不好,总是想一出是一出,总让你觉得为难。”


“但就算是这样,你也……你也可以多相信我一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更不会让你受委屈。”少年的眸子亮得惊人,也俊朗得惊人,薄唇抿起来时像刀锋般锋利。


王源浅浅笑了笑,低下眼睫像是思考了片刻,才又抬眸望他:“你确实做事很冲动,偶尔霸道任性,不讲道理,有时候也很自我,时不时还会耍点叫人哭笑不得的小孩子脾气……”


王俊凯眼角一垂,有些失落。


“可是因为这些,你也很勇敢,很自信,永远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明白自己的目标在哪里,并且认准了就不会回头——”王源抿了口啤酒,耳垂在夜色中泛起不显眼的粉红,“如果你不是这样的王俊凯,我大概也不会被你吸引了。”


“如果不是你,很多事我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做,而这些事都让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我一点也没有后悔。至于委屈——我没什么委屈的。其实我心里也清楚,在我和你之间,事实上一直是你付出得更多,也是你努力得更多——我不是要跟你说公不公平的问题,只是我自己明白,我总是患得患失,顾虑许多,担心这个又担心那个,让你心里也不好受。我怪你不愿与我分担,可我自己也有各种各样的心事没能和你说出口……”这样的推心置腹让王源有些不好意思,他顿了顿才继续道,“你已经做得足够好,我也很感谢你一直努力地靠近我,其实是我在感情中总是不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


 


王俊凯一把抱住了他,心脏砰砰直跳。他低了低下巴,将淡色的嘴唇凑了过去。海风吹拂下,缠绵的吻带着啤酒的涩与甜,又在心田咕咚咕咚冒起气泡。月亮如一盏遥远的不熄的明灯,耳机里的音乐还在不知疲倦地流淌。


 


“Through the fire, to the limit, to the wall


For a chance to be with you


I'd gladly risk it all


Through the fire, through whatever, come what may


For a chance at loving you


I'd take it all the way


Right down to the wire, even through the fire…①”


……


 


舌尖扫过脆弱的口腔,唇上的纹路被一一吻过,动情时,王俊凯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不解风情地嗡嗡震动起来。声音隐匿在音乐与喧嚣海浪的声响下,他差点没听见,还是王源先发现了。王俊凯被恋人推了两下,扫兴地放开对方柔软水润的嘴唇,还恋恋不舍地用舌尖又舔吻了两下,才掏出手机来。


看到来电显示,他只觉得更加扫兴了——这个何佩瑶是有完没完了?


他直截了当地按了挂断。


而没过多久,对方的短信也果然如期而至,一如既往的大小姐脾气:“俊凯,你为什么又去H市了?!不是打算出国读书吗?叔叔不是都安排好了吗?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王俊凯眉头紧锁,烦躁地想骂人,本来想回怼一句的,结果王源像是看出了什么,玩味地瞟过来一眼。他被那一眼弄得连骂人的心情都没有了,手指动动直接将对方拖进了黑名单。


 


“你怎么不对小姑娘友好一点?”王源还假装漫不经心。


王俊凯舌尖舔过尖尖虎牙,开朗道:“源哥,你吃醋就说出来,我会很高兴的。”


王源“切”了一声,片刻后抬起下巴来,干咳一声,低沉道:“好吧,我吃醋了——”


后半句又变成促狭的语调:“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王俊凯眯了眯迷人的桃花眼,装出一副愁容:“那能怎么办,只能哄着呗。”


说罢,两人又笑着吻成一团。


 


 


放松了一晚上,王俊凯心中有分寸,还是很快收敛了心思。假期后两天,王源不在家,他也不知道做什么,干脆又满满当当刷了两天题。


 


高考那天早晨,王俊凯起床的时候,王源正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刮胡子。少年抓抓乱糟糟的蓬松头发,趿着拖鞋走过去,伸出两条胳膊从身后抱住了王源的腰,仿佛还没睡醒一般闭着眼睛,用下巴在青年脖颈处蹭了蹭。


王源眼里堆满了宠爱:“干嘛?这么重要的日子,还不快点清醒清醒。”


“不是还很早嘛。”王俊凯刚睡醒,带着鼻音的声音黏黏糊糊的,嘴唇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王源的脖子和笔直的锁骨。


王源也不挣开,好整以暇地刮好胡子,刚要将剃须刀放回原位,忽然被人捉住了手腕。少年抵着他的肩膀,看向镜子中两人亲昵的画面,开口道:“源哥,你也给我刮刮呗。”


“你?”王源失笑,转过头去看他。年轻男孩的唇角和下巴确实长出一点青涩的细软胡须。


“你还在发育呢,刮什么刮,二十岁以后再说吧。”他笑意明显,这时候又猛然意识到王俊凯还真是个小孩儿。


王俊凯似是不服气,气呼呼地凑过来在王源脸颊上蹭了好几下,还用手指尖轻轻抚摸他此刻光洁的下巴,又摸到柔软的唇,趁机偷了个吻。


 


这天早饭也是王源准备的,算是很久违了,摆上餐桌的是简单的煎蛋和吐司。王俊凯不知怎么隐约想起他最初“死皮赖脸”求留宿的那个台风夜——第二天清晨他也是被这样煎鸡蛋的味道唤醒的。那时候王源还系着围裙,懒洋洋地跟他说:“不会做饭,只会煎鸡蛋。”


餐桌上还是放着报纸,摊开在风云莫测的商业版,王俊凯咬了一大口吐司,抬头看见刚喝过牛奶的王源唇边沾着一点不自知的白色,轻轻舔了舔小虎牙。


 


吃过早饭,王源专程开车送王俊凯去了考场。六月七日早晨,学校周围被堵得水泄不通,门口拉起了“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的横幅,家长脸上写满了殷殷期盼,考生们满怀自信与对未来的期待。


行道树投下斑驳的影子,烈日炙烤着滚烫的柏油路面,将滚落的滴滴汗水融化成前程似锦的希冀。


 


下车前,王源突然拉了下王俊凯的手腕。


“怎么了?”


青年默不作声,将手里的东西绕了几圈,缠绕在王俊凯的腕上。


那是一串新的沉香佛珠。


王俊凯:“这……”


“我诚心诚意求的,你好好带着啊。”王源笑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祝你超常发挥,金榜题名。”


 


早上第一门考语文,这科对王俊凯来说不是强项,可这一回不知是佛珠发挥作用,还是王源送的祝福格外有效,他有如神助,做得十分顺手,连平日苦手的作文都写得下笔如神。


自觉发挥不错,王俊凯出考场时心情也明媚。


学校食堂里都是考生,他不喜欢拥挤的环境,于是双手插着兜,破开了围堵在校门口栏杆外摩肩接踵的家长人群,转去后面一条街上的饭馆解决午饭。


 


去饭馆途中要穿过一条小巷,正午太阳当头,人全都挤在外面,巷子里安静得不可思议,也好让人在一片热浪中静下心来。王俊凯一边往前走一边想着下午考试的注意事项,走了两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不寻常的脚步声。


他不由心中一紧——难道王义在这种时候发难?


王俊凯皱起眉头,不动声色地悄悄放缓了脚步,走到转角时贴住了墙面。


听到靠近的轻微脚步声时,他一个闪身,三下五除二便快狠准地擒住了来人。那人的跟踪技巧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拙劣,动作也不敏捷。王俊凯按住对方,待他回过头来时,才发现还是个熟脸。


“怎么又是你。”王俊凯冷着一张帅脸,眸子里闪动着危险的光,心中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陆齐瑞脸上的肉一颤,手不能动,又挣脱不开,便赔出惯用的虚伪笑脸:“我又没做什么……同学,有话好好说嘛。”


“谁跟你好好说?!”王俊凯看着他就不禁担心起王源的安全,手下的力道更重了,“你到底——”


 


他话没说完,脑后突然传来一阵钝痛,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脑海中白光一闪,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起来。


摔到地上时,他只看清一双肮脏的皮鞋,手腕上那串深棕色的佛珠磕在水泥路面发出轻微的声响,一地尘土飞扬。


 


TBC




注:①《Through the Fire》歌词


=


呃,自觉顶锅盖逃走,刀片拒收……


另外这篇文真的比我预计的长好多了,不过后面也没几章啦。


大家520快乐……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评论
热度(1486)

© chuyibo | Powered by LOFTER